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马背上的水手 漫画里的文学

2017-05-12 10:04 来源:千龙网 
2017-05-12 10:04:49来源:千龙网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杰克·伦敦好似熊熊火焰般燃烧,吞噬着自己的生命:他当过生蚝窃贼、海豹猎手、淘金者、革命战士、无业游民、战地记者、饲养员、农场主、外海水手、内海游艇水手,还是自学成才的作家,著有五十余部长篇及中短篇小说……”

  这是里夫·雷布斯在漫画版《海狼》的自序中对杰克·伦敦的介绍。杰克·伦敦当属20世纪初美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他的成功来自于他对生活的真实体验,他有海上和路上的生动经历,他的作品充满了阳刚之气和旺盛的生命力,情节引人入胜,富有寓意和哲理。在欧洲,不乏一线的漫画大师选择他的小说进行改编,以图像的方式将故事更直观地呈现在读者面前,《海狼》和《生火》就是其中的两本,充分展示了欧洲漫画的特点——非常讲究故事的文学性和画面的艺术性。

  杰克·伦敦从小热爱阅读,除了爱书之外,一生中最喜欢的是大海。13岁那年,他用打工攒的钱买了第一艘旧小船。15岁,他成了“蚝贼王子”,在最强悍的蚝贼中也已赫赫有名。17岁时,他选择了最有传奇色彩的一条船来实现他的水手梦——将前往朝鲜、日本、西伯利亚进行90天捕豹作业的索菲·萨瑟兰号。他永远是船上最勤奋、最勇猛的那一个,曾经凭借一己之力驾驶这艘船脱离一场暴风,并因此赢得老水手们的尊重和信服。

  1903年,离开索菲·萨瑟兰号九年后,他买下了一艘名叫浪花的单桅小帆船。当时,他不仅渴望再次过海上生活,还在思考一篇海上的长篇小说,“这是一篇我当海员时,一次七个月的航行中所发生的事,几乎原原本本。我越是经常想起这趟航行所发生的事,越觉得这段经历很惊人。”他在浪花号上装载了食物、卧具,在海湾内航行一周,追踪当年在河湾港汊中当蚝贼与渔场巡逻队员的旧迹。一周结束,鼻孔里带着海水咸味,起茧的双手老感到仍有缆绳在手。他回到家中,在书桌前坐下来写《海狼》头一章。小说的舞台是一条船上的“禁闭空间”,故事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较量:信仰丛林法则和尼采式超人哲学的船长“海狼”与信仰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的知识分子范魏登。

  《海狼》像一个霹雳打进市场,一夜之间便风行一时,发行数周后便独占畅销书榜首,远远超出别的书。这是美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不仅因它的真实与生动,有血有肉的人物以及前所未有的故事背景,还因为它提高了现代小说的文化素质。在此以前,美国人什么地方见过像“海狼”拉森同范魏登之间发生的精神与物质较量中如此惊险的悬念,如此惊心动魄的生与死的搏斗?像那样使人兴奋、使人为之奋斗的成熟的哲学,美国人何曾有过?《海狼》至今仍像1904年12月那样拥有众多读者,许多评论家认为它是杰克·伦敦的最佳作品。

  里夫·雷布斯的漫画在原著基础上进行了诗意、大胆、自由度相当大的改编,赋予经典文本一种现代性和活力。他画笔下的《海狼》是一部“史诗般强而有力”的图像小说,是一次将20世纪经典文学图像化的成功尝试。他的画风粗犷凝练,分镜极富电影感;线条细节丰满,笔触极具表现力;画面匠心独具:各章以不同色调区分,冷暖交替,完美展现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和人物心理的大起大落。

  当“海狼”拉森初次登场时,文字是这样描述的:“一个粗壮的身影从桅杆阴影中走出,直到那时我才注意到他。毫无疑问,这个令人联想起某种原始野蛮之物的巨人,就是‘海狼’拉森。”而画面则配以橘红色调,“海狼”以一个俯视的身姿压过来,面部和躯干的阴影衬托出阴森的双目,一种魔鬼逼近的恐怖感油然而生。

  在一个迷人的夜晚,“海狼”与范魏登就灵魂永生与生命的价值展开探讨。对这个情节,作者采用深蓝色调描绘,缀以点点星光。只有进行哲学探讨时,“海狼”才表现成为一个理性的人,一个用文明而非野蛮在对话的人。这是全书中难得的宁静时刻,尽管范魏登不赞成海狼的理论,但精神的较量总是比较柔和的,在这种时候,即使范魏登说了触犯“海狼”的话,他也只是一笑而过。

  最终,范魏登和女作家终于逃脱“海狼”的魔掌,在一座无人岛登陆,这时画面色调变成了象征希望的浅绿。可是,随着“海狼”幽灵般的逼近,色调逐渐转变成令人压抑、焦灼的黄色,预示着故事在结尾达到了一个戏剧性的顶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王春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