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出版品牌越战越勇,让人羡慕嫉妒恨

2017-05-03 10:52 来源:百道网 
2017-05-03 10:52:12来源:百道网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导读:亚马逊在文学翻译出版市场的进击已经显现成效,旗下专注于译介外语类型小说AmazonCrossing已成为美国最大的文学翻译出版商。然而亚马逊在这一领域的成就既受肯定,也招来了质疑。

亚马逊出版品牌越战越勇,让人羡慕嫉妒恨

  美国的文学翻译界向来对英语文化圈之外的全球文化译介甚少。然后亚马逊跳了进来,就像一条鲸鱼跳进了一个锦鲤池。凭借雄厚的财力,以及通过机器学习掌握的大量读者行为数据,这个电商巨头的介入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它的无孔不入已经引起了整个传媒界的震动。

  AmazonCrossing,亚马逊旗下专注于在世界范围内探寻好故事的翻译出版品牌,已经在短时间内成为译介外语小说到英语世界的主力,其出版的小说在2016年在全美所有翻译出版作品中占据10%的份额,超过这一由小出版公司主导的领域里所有其他出版社。

  亚马逊偏重于出版热门类型小说,如犯罪惊悚类和浪漫爱情类,这种倾向在一定程度上由数据分析而来。不过,如果编辑认为一些口碑良好的文学佳作英语读者会很认可的话,亚马逊也会引进出版。

  AmazonCrossing编辑主任加布里埃尔佩奇-福特说,公司的目标是“找到伟大的故事,我们认为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

  亚马逊在外语散文翻译领域快速凸显的重要性是其文化影响力日益增长的另一个标志。

  在好莱坞,亚马逊的势力已经得到评论圈和业界同行的认可:今年2月,亚马逊电影制作平台Amazon Studios拿下了三个奥斯卡小金人。原创剧集《高堡奇人》《透明家庭》等还捧回了艾美奖和金球奖。

  在出版界,亚马逊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在其数字阅读平台Kindle上进行自出版。其中一些作品——比如安迪威尔的《火星救援》成为一本畅销书并被改编为电影——已经对市场产生了影响。

  亚马逊旗下已经有好几个子出版品牌分别致力于出版不同领域的作品,包括文学小说。

亚马逊出版品牌越战越勇,让人羡慕嫉妒恨

  然而亚马逊的光辉因为其与纽约出版公司、书店和部分作者的争议关系而受到影响。这家在线零售商在图书销售中的统治地位及其议价能力让很多书店深受其害,后者因此对亚马逊出版的图书发起抵制。专家们表示,带有亚马逊标签的书也不太可能获得传统文学媒体的评论。

  但是文学翻译界长期以来因不受主流出版商重视、缺乏资源而备感困扰,他们中的一些成员对亚马逊涉入这一领域表示肯定。

  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学者查德波斯特说,“这太好了。他们(亚马逊)有能力和资源”。波斯特曾经在一篇有关世界文学的博文中指出,所有用英语出版的图书中只有3%是从其他语言翻译过来的,他也因此把自己的博客命名为Three Percent(3%)。

  波斯特的博客完整地保留了翻译成英文的文学作品数据库,这些数据清晰地显示了亚马逊走向顶峰的轨迹。2010年,AmazonCrossing面世的第一年引进出版了2部作品,一本来自德国,一本来自法国,在当年全美出版的340部翻译作品中占比不到1%。2016年,美国有607部小说和诗歌翻译作品出版,亚马逊在其中贡献了约10%的份额,引进语言包括芬兰语、希伯来语、印尼语和中文。

  波斯特说,AmazonCrossing专事类型小说翻译出版,“填补了一块巨大的空白”,使翻译从业者获得了“更多经验,成为了更好的译者”。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家西雅图公司有好感。

  Susan Bernofsky在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硕士写作项目中教授文学翻译,她说,亚马逊要求在其网站上卖书的小出版商支付“广告费”以补贴其所打出的折扣价,很多译者因此认为亚马逊与文坛的关系就是剥削利用。这家公司“在财务方面耀武扬威”,很多人认为他们把书单纯地视为商品,因此对其持怀疑态度。

  起步于2010年的AmazonCrossing尝试把未被发现的外语小说译介给亚马逊网上书店庞大的英语受众群。这是继Amazon Encore之后亚马逊的第二个出版品牌,前者致力于使绝版图书再现活力,并推出有潜力的自出版作品。

  AmazonCrossing的编辑团队分散在西雅图、伦敦、马德里、米兰和巴黎。他们四处寻找故事:图书会议、自由文学译者的广阔网络,以及亚马逊自己的数据。

  亚马逊的业务网络遍及欧洲大多数国家,这使编辑能够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去看其他国家的读者喜欢的是什么。经过验证,能够为其提供丰富内容资源的一大图书市场是:德国。

  佩奇-福特说,德国消费者热爱阅读,而且他们的阅读喜好与美国人的一致。福特毕业于纽约大学,对文学和语言满腔热忱,在纽约出版界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投入了亚马逊的怀抱。

  德国把他们最重要的畅销书给了AmazonCrossing:奥利弗 珀奇(Oliver P tzsch)所著的系列历史悬疑小说《刽子手的女儿》(The Hangman’s Daughter)。根据亚马逊的数据,该小说的英语译本包括纸质和数字版本已经卖出了150万册。另一畅销系列是Petra Durst-Benning的“The Glassblower Trilogy”,销售记录是70万册。

  尽管从出版业的整体来看,最常被翻译成英语的是法语和西班牙语文学作品,但德语作品在AmazonCrossing的出版目录里占据主导地位。2015年,该公司的出版书目中有一半来自德国,2016年这一比例也达到了三分之一。

亚马逊出版品牌越战越勇,让人羡慕嫉妒恨

  尽管如此,AmazonCrossing引进的源语言愈来愈走向多元。2015年,亚马逊宣布未来五年内将投资1000万美元,部分用于拓展作品引进国和引进语言。2016年,公司已出版作品的源语言已经从2010年时的2种增加到15种。

  继承亚马逊的线上经营传统,AmazonCrossing建立了专门的网站,作者和译者可以在上面提交书稿,供编辑考虑是否适合翻译成英文出版。为了给每个出版计划甄选匹配的译者,网站发起了仅限于受邀者参与的译员投标项目。Bernofsky说,这一举动受到了一些译者的批评,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彼此竞买工作机会,不少译者拒绝参与。

  佩奇-福特认为,网站能让译者们发现新的翻译项目、参与试译并提交建议。“编辑随后会对译者提交的稿件做出评价,最终遴选出最能呈现原作者的声音、语调的译者。”

  AmazonCrossing也在走向全球化,把英语作品翻译成法语和其他语言。总体来看,他们已经把来自35个国家的作者以21种语言创作的900多本书翻译成5种语言出版。

  这其间并非没有挑战。

  2014年,法国文学翻译家协会曾向亚马逊发出公开信,叫停其低稿酬、保密条款以及对译者权利的矛盾表述。亚马逊回应称,这封信里的陈述失实。此后,公司与欧洲翻译联盟的代表展开了对话,并表示近些年已经对其翻译合同中的条款做了很多有利于译者的更新。

  尽管AmazonCrossing有海量数据可以依赖,但是在选择翻译图书上仍然面临挑战,佩奇-福特说,直觉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类型小说外,AmazonCrossing还出版了一些知名文学家的作品,如墨西哥作家劳拉 埃斯基韦尔(Laura Esquivel,其小说《Pierced by The Sun》的亚马逊译本获得了《迈阿密先驱报》《洛杉矶书评》杂志的评论)、法国畅销书作家马克 李维,以及俄罗斯作家安德烈格拉西莫夫(Andrei Gelasimov)。

  玛丽安 施瓦兹(Marian Schwartz)是一位资深翻译家,曾经担任美国文学翻译家协会主席,在几年前的一次文学会议上遇到了AmazonCrossing的编辑。她回忆道,“他们大概有六个人,在大厅里单独待在一处。他们只是想见见人,探听一些项目。”

  施瓦兹曾冒险翻译了安德烈格拉西莫夫一本关于车臣战争的书。她拿出了译稿,亚马逊接受了。自那以后,她还为AmazonCrossing翻译过五本书,最新的一本是俄罗斯顶级畅销作家波林娜达什科娃的犯罪小说《Madness Treads Lightly》。

  按施瓦兹的话说,亚马逊给她的报酬“可观”,在出版质量方面,“我的译作从来没有被如此精心地编辑过。他们是执着于细节的人。”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