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阅读> 正文

范雨素一夜之间被改变的生活

2017-04-28 16:04 来源:千龙网 
2017-04-28 16:04:12来源:千龙网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范雨素因一篇《我是范雨素》的文章突然出名。她说的“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欲望。”一句话打动了许多网友。在成名后接受北京时间的采访中称自己“不相信文字能改变生活”,然而目前看来,她的生活却不可避免地被改变了。范雨素出身湖北襄阳农村,44岁,初中学历,现在北京做育儿嫂,住在皮村。

  大批记者涌到皮村

  4月26日可能是皮村这个位于北京市郊东北五环外的小镇历史上聚集媒体最多的一天,而几天前,恐怕范雨素这个名字还鲜为人知。这里在机场航线之下,每隔几分钟就会有飞机低空呼啸而过的轰隆声,让人面对面说话也听不清彼此的声音。

  在范雨素的“伯乐”、媒体人淡豹的描述中,皮村是一个命运独特的城中村,因为头顶有飞机航线、不适合房地产开发,至今密布着小型加工厂和外地打工者租居的平房,住着上万名工友。“北京工友之家”和民工子弟学校“同心实验学校”就坐落在这里。

  一拨儿一拨儿的媒体来了又走,更多的是选择等待。某广播电台的记者从上午11点就开始等待,因为“下午有直播”,然而这位记者未能如愿,他没有等到范雨素,不过直播还是播了,在主角缺席的情况下。记者们将皮村的北京工友之家文化发展中心的办公室当成了临时的工作间,敲着电脑飞快打字,还有些架起摄像机到处拍空镜头。

  新浪育儿频道的人扛着相机来了,不过他们不是来做采访的,而是来“上门招聘”的。他们透露,新浪育儿希望招聘范雨素为编辑,看中她的才华,不过这个招聘却并不顺利,他们也没有见到想招聘的人。于是他们一遍一遍恳请小付等人转达:帮我们告诉她,我们希望她能来这里工作。

  除了媒体,好几家出版社也守在范雨素家旁边,希望能出版她的作品,但他们都来晚了一步,范雨素已经从别家出版单位谈完回家了,但他们仍不放弃。来自国内排名前三的民营出版机构副总编也等了一下午,并且在旁边的小饭馆吃了炒面。天色暗下来,到记者离开时,仍有许多人打算继续等下去。

  自我定位魔幻纪实体

  范雨素的挖掘者、界面新闻的记者淡豹也在现场,不过她不是来采访的,也不是来接受采访的,“我是来看话剧的”。记者在与淡豹的聊天中得知,范雨素“一直在写东西,在不同的介质上写,只是最开始可能没有被社会大众注意到”。范雨素在给淡豹发的第一条微信里说:“我自己把我写的这种体裁定位叫魔幻纪实体。”

  “要说发掘,可能是说读者发掘的,我们就是正常发稿,我不是编辑,我也没有发稿权,我就是把她推荐给了编辑,编辑觉得不错,大家都觉得不错,就发出来了,我完全没想到能传播得这么广”。淡豹说,早在去年她就推荐范雨素的《大哥哥的梦想》一文,更名为《农民大哥》在正午上发表。范雨素在接受媒体采访中称《农民大哥》一文没有经过编辑,而《我是范雨素》一文经过了编辑。

  记者在北京工友之家看到了这本《皮村文学》,里面收录了范雨素的三篇作品,除了那篇《大哥哥的梦想》,还有《我的一日活动》和诗歌《一个农民工母亲的自白》。《我的一日活动》中她写到自己走路的时候会听古诗词,每天睡前要看书,中午要刷手机新闻。

  选择闭门不出避媒体

  范雨素的“发言人”有两位,也有媒体管他们叫“经纪人”,一位叫“小付”,一位叫王德志,都算是范雨素的工友。“小付”告诉记者范大姐出去了,不在家,晚上“肯定回不来了”、“不要再等了,你真的等不到”。王德志劝每一个来的记者“赶紧回家吧”。

  记者们流传着“范雨素躲进深山老林了”的消息,这条消息来自一条微信截图,截图中范雨素对小付说:“请转告各位,因媒体的围攻,我的社交恐惧症,已转成抑郁症了。现在已躲到了附近深山的古庙里。我不能见任何人了。” 王德志对此有点难以置信,也有点无可奈何,与其说他替范雨素接待媒体,倒不如说是替她挡媒体,这一天他电话不断,劝记者不要来,挂掉电话后又劝来的记者们回去。“她现在有点不想说,没见过这种情况。”

  王德志看来,媒体的长枪短炮阵势吓到她了,她选择闭门不出,只见亲近和信任的人。她独居在一个四合院里,孩子们不在身边,四合院主人把一个8平方米的屋子租给她,一个月300块钱。

[责任编辑:王春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