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读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恒的

2017-04-18 09:57 来源:千龙网 
2017-04-18 09:57:09来源:千龙网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以文学为生的人是一个‘少数民族’,我们是同一个种族,所以都是亲人。”前天,作家、编剧刘恒亲自为八月长安的新书《时间的女儿》站台吆喝。这是八月长安暌违三年出版的首部散文。刘恒一方面夸着文学晚辈,一方面也论及作家和读者的微妙关系,全程妙语不断。

  八月长安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自2009年推出长篇青春小说《你好,旧时光》以来,一直备受80后、90后关注。在《时间的女儿》一书中,八月长安回忆起自己青春时期的闺蜜、损友、表姐、学业上的对手、喜欢的男生……在与同龄人相处的过程中,她总是小心翼翼地不冒犯人,并体贴地替人解围、化解尴尬。同时她也坦诚地向读者“曝光”了青春时期所洞悉的长辈的种种不完美。刘恒评点道:“这个孩子的文字有点张爱玲的犀利和灵气,但她却没有张爱玲那种阴郁、那种冷。”

  刘恒还谈到了作家观察世界方式的不同,他认为八月长安是那种内窥镜式的写作,“她好像在用内窥镜探索自己皮肤里的‘器官’一样,我们一般外人看不到,结果她把内窥镜伸进去看,而且展示给你。”他还提及另外一些作家,他们喜欢张着翅膀飞,喜欢飞得很高、看得很远、看得很广,“每个人的特点、思维习惯都不同,或者说上帝赋予他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每位作家的表达方式也不同,如刘恒所说“就跟唱歌一样,每个人嗓音条件是不同的”。在他看来,这些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关键在于用文字发射的导弹最后能否击中读者。话及此处,刘恒的京腔逗乐了大家,“现在的读者多聪明啊,见多识广。”而他要说的是,读者和作家的博弈是永恒的。

  至于一些老作家或者一些保守的作家,刘恒言语间丝毫不客气,“现在人家都用基因武器,你还在那用冷兵器、用大刀匕首搏斗,读者轻易就把你打败了。”他总结说,最后的成败就在最初的选择中,以及对自己的选择的修正中,幸运的人是极少数,大部分作家都会慢慢被淘汰掉,“像我这个年龄作者就处于被淘汰的过程当中。”

  刘恒现场爆料,作家迟子建的小说《月光下的革命》将被自己改编成电影,而且还会担任导演。

[责任编辑:王春晓]

[值班总编推荐] 不避冤假错案,应成司法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文化种子在乡村萌动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