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儿童阅读需要分级吗? 揭秘中国童书市场现状

2017-04-15 10:16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4-15 10:16:37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近日,在国务院法制办网站上,《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正式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二条明确提出:国务院新闻出版广电、教育主管部门应当根据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状况,推广阶梯阅读。出版单位应当根据阶梯阅读的要求,在出版物显著位置标识适宜的年龄段。该意见稿将在4月30日之前,接受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的意见。

  以往有关为保护未成年人建立分级制度的讨论,常聚焦于电影,近年来这种讨论逐渐扩大到电视、阅读、游戏等领域,眼下《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公示,意味着,中国的出版市场针对未成年人的分级阅读将走在制度化的前列,有望得到法律支持。

  在浩瀚如烟的童书市场上,出版物在书封显著位置上标明适宜儿童阅读的年龄段,已经不是鲜见的做法,这让成人为孩子选书时有了明确的指示。然而除去选书指导,分级阅读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它对于中国儿童阅读、儿童教育的意义如何,其实在大众中依然相对模糊,对此的意见也是众说纷纭。“分级阅读”尚处在征求意见的阶段,青阅读综合多方声音,尝试探讨,什么是分级阅读?有关儿童的阅读和教育中,需不需要分级阅读?在国外顺利实行的童书阅读分级体系是否同样适合中国孩子?更为关键的是,童书真正的读者——这些对世界充满求知欲的小朋友,在认识世界的路上应该怎样一步一步走下去?

  分级阅读到底是什么

  大约10年前,一只“自杀兔”在童书市场上火了,这只整天想着用各种千奇百怪的方法寻死的兔子不仅在孩子中间大受欢迎,也引起了家长们的恐慌:孩子们以效仿兔子的自杀游戏为乐,身心的健康可怎么办?这本名为《找死的兔子》的英国漫画书,成为人们开始讨论中国应该建立儿童分级阅读制度的重要范例。

  分级阅读是个舶来的概念,最初不少人讨论时参照的是电影分级制度,以为重点在于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远离暴力、色情等不利于儿童成长因素的浸染,然而深入了解才发现,除此之外,分级阅读更多应对的是大多数家长最大的困惑:孩子几岁该读什么书才合适?

  一直致力于在中国推行儿童分级阅读的儿童文学作家、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明确地告诉青阅读记者:“分级阅读起源于发达国家,产生于对少年儿童生理和心理特征的科学分析。少年儿童在不同成长时期,阅读性质和阅读能力是完全不同的,分级阅读就是要按照少年儿童不同年龄段的智力和心理发育程度为儿童提供科学的阅读计划,为不同孩子提供不同的读物,提供科学性和有针对性的阅读图书。”

  在西方国家,儿童分级阅读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并被学校和家长普遍认可,英美等国制定了严格的儿童读物分级制,按3—6岁、6—9岁、9—12岁进行分级。英国“阅读起跑线”(Bookstart)计划免费为每个儿童提供市值60英镑的资料,这些资料分装在不同款式的帆布包里,根据儿童成长的实际需要,分年龄段以不同的方式分发。2012年美国总统小布什总统颁布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No Child Left Behind,简称NCLB)也有针对分级阅读的规定。当然外国的分级阅读并非只有一套标准,分别根据年级、根据年龄、根据儿童阅读水平来划分的体系非常之多,其中针对语言能力的提高而设计的“蓝思专业进阶计划”(Lexile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被认可度较高,这一体系帮助读者了解自己的语言水平,并据此去寻找难度适中的读物。

  在白冰看来,就像什么年龄段的孩子该补充什么样的生理营养一样,一定要按照不同年龄阶段来为他们提供不同的图书,是儿童教育学家、心理学家、儿童文学研究专家一致秉持的儿童阅读的黄金定律:“符合孩子年龄心智特点的读书,才会让孩子的阅读更加有效,阅读科学化才能让孩子获得均衡营养。”在他看来,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曾经在国际教育成绩评估协会每五年发布一次的“世界青少年阅读力排行”中名列前茅,跟他们较早推行了分级阅读不无关系。

  同时,白冰认为,推行分级阅读、在童书上标明儿童阅读适合的年龄,或者提供分级阅读书目,能让面对琳琅满目的图书的家长和老师们不再无所适从,方便选择和选购。而对于出版者来说,推广分级阅读能够有针对性地把分级阅读的图书送到目标读者手中,扩大他们的阅读需求,培养读者,这也无疑会拉动中国出版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进而为少儿文化产业提出新的增长点和美好未来。

  孩子真的需要分级阅读吗

  对儿童读物的分级看似是家长教育孩子和选书的好帮手,但青阅读在采访中发现,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有关分级阅读的观点也有不同。

  有人认为分级阅读限制孩子思维,培养家长的懒惰,让家长误以为,只需要看数字就能够为孩子买到合适的书。2015年,英国绘本作家安东尼·布朗访华时,就曾明确表示自己并不支持分级阅读。“英国政府也曾经在书上印刷这本书推荐给五岁的孩子,结果八岁的孩子就不愿意去碰。这是很荒谬的。大人常常低估了孩子的能力。孩子能理解很复杂的哲学问题。”

  在某网站的儿童英语教育频道,一位家长向老师提问:“我的孩子三岁半,我应该使用哪套分级阅读给她?”看到家长想多快好省地解决孩子的阅读问题时,来自美国有教育经验的美国三叔这样答复:“很多机构和公司为了有助于销售,特意将英文学习的书目划分为不同等级,这对家长来说就非常容易接受,但其实,这样做对小孩子来说毫无教育价值,但家长们倾向于拥簇那些他们觉得比较熟悉的、容易搞清的制度。”这位三叔说,“你正有意把你的语言局限加注在你的孩子身上。不但如此,你可能也没机会在与孩子分享故事的过程中,更多地提升或是丰富你自己的英语技能了。”

  一位父亲则告诉青阅读记者:“我觉得阅读给儿童设限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你去看很多作家和名人的传记或采访,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提到自己小时候热爱阅读,有偷看大人书籍的经历,正是这些偷看的经历培养了他们广博的阅读兴趣和阅读视野,对他们后来的成功有着重要的意义。我自己从小也是这么看着大人的书长大的,也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我对自己的儿子也一样,我的书房对他是敞开的,他愿看看什么书随便拿,没兴趣看不懂他自然就不看了,有兴趣不懂的他会来问我,会自己去查阅,我觉得这更利于培养他的阅读兴趣和主动学习的能力。而不是家长喂他什么他就吃什么。阅读这件事,本就不应该标准化。”

  “我个人并不是特别在意童书究竟怎么分级,而是在乎给孩子的教育是否和孩子的心理成长相匹配。”在上海一出版社工作的妈妈告诉青阅读记者,在她看来,如何分级并不重要,家长选书的能力才体现教育的智慧,“在讨论阅读分级之前,你一定要想清楚一个问题,我为什么选择阅读分级的这个阶段的这本书?我想通过阅读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希望孩子循序渐进地识字,还是希望给他打开一个认知的思路?我认为最荒唐的就是家长觉得8岁的孩子应该读这本书然后就盲目地跟风买了,以孩子能看完这本书为最终目的。”在她看来,书只是了解世界的一种手段,“重要的是,认识世界需要很多种工具,很多种书,还是要看你希望给孩子怎样的教育。”

  不过,持以上观点的大多是文化行业,或者本身就有阅读习惯、有丰厚阅读经验的人。对于大多数面对铺天盖地的图书不知如何选择、担忧自己不能给孩子更好教育的家长来说,分级阅读、明确标注适合阅读年龄的书单,无疑是他们的指路明灯。在众多的育儿论坛里,求给孩子推荐适合其年龄阅读的提问数不胜数。“现在有些童书含金量较低,需要家长甄别”,“有个标准等于有人给把关”,“分级阅读让家长们在讲故事的时候似乎可以更加得心应手。我觉得外国的分级制度很科学,特别是一些英文读物参考这样的标准更让人放心”,“名著这么多,孩子这么小,总不能就给她读《红楼梦》吧”……这样的声音充斥着各个育儿论坛和童书阅读群。

  而在呼吁推行儿童分级阅读的专家们看来,由于分级阅读在中国刚刚起步,大家对其科学性、可行性了解不多,因此大众对此可能会有一定误解。2009年,由接力出版社、接力分级阅读研究中心、北京师范大学分级阅读研究中心主办的“首届中国儿童分级阅读研讨会”上,众多儿童文学作家、教育家、研究者就在共同倡议书中强调:

  “分级阅读,不是要把成人世界的复杂对孩子遮蔽,在孩子的阅读世界中划出‘儿童不宜’的红线,而是要依据不同年龄段儿童心智,向他们推荐、奉献不同的好书。

  “分级阅读,不是让大人剥夺孩子的阅读自由,在孩子的阅读世界中划出‘只此一条’的道路。我们在儿童一生选择图书的同时,充分顾全儿童多元化的自由的选择。

  “这些,只会增加我们研究的复杂度,而不会抽离我们讨论的基础。”

  分级阅读不能照搬国外经验

  童书妈妈三川玲是一位童书阅读推广人,接受青阅读记者采访的这天,她花了一上午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工作人员讨论儿童的分级阅读。“中文和英文有很大不同,外国的分级阅读最主要是针对孩子的阅读能力设计的。因为西方的文字是音节构成,文字拼写和字义之间的联系不强,很多外国小孩在识字阶段会有障碍,他们需要用分级的方法培养识字的能力,所以词汇量和认知水平的分级就很重要。”三川玲告诉青阅读记者,中英文在构造上区别的,所以分级也应该是有区别的。“中国的文字是象形文字,所以中国孩子阅读障碍会比较少。就需要与西方不同的分级系统,不能照搬。”三川玲认为,对于识字阶段语言层面的认知,分级阅读的标准确实能给家长带来一些指导意见,“但我觉得阅读并不仅仅是学习语言。而是小孩子抱着强烈兴趣想探究的一切东西。”

  她举了自家闺女小丸子的例子,女儿今年9岁,因为对心理学有兴趣,所以已经在读远超过孩子年龄的读物了。“心理学的图书不完全属于童书和绘本的范畴。起初我给她买了一些故事,后来她慢慢开始看教材,自己找书单,现在甚至在研究一些学术材料级别的东西。”在三川玲看来,在孩子的识字问题解决以后,几岁孩子读几岁的书就显得有些局限了,“因为这个时候,孩子就是以兴趣驱动来看书,而不是以阅读能力驱动的。兴趣包裹着孩子学习的过程。

  “我认为小朋友的阅读不应该只局限在那些增长语言水平的文学领域,阅读不是简单的语文课,而是终身学习的能力,所以孩子在小时候应该看读所有东西。”所以比起依照语言能力构建起来的分级阅读体系,三川玲更希望分级的体系中能够加入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部分,在这些类目里让孩子循序渐进地了解世界。“我们向家长推荐过很多类别的书单,科普、动物、植物、天文,社会等等。我觉得今后如果中国有了分级阅读体系,把这些类目纳入其中非常重要。比如了解植物的入门级、科普级别、专业级,让孩子通过兴趣不断了解世界。这才应该是阅读真正应该达到的效果。”

  同时兼任接力分级阅读研究中心主任的白冰先生向记者强调,儿童分级阅读在中国刚刚起步,这种初级阶段的表现是研究机构少,而且大多是民间机构,实力不强,资源有限,专家团队不可能全身心投入。现在少年儿童出版界虽然越来越重视分级创作、分级策划、分级出版、分级推广、分级展示,但这种分级是基于对儿童读者年龄的粗浅的划分,带有很大的分级者的主观色彩,而不是以儿童读者为主体、以儿童阅读能力为基准的科学的分级。

  他说:“阅读涉及心理、认知、教育评估等诸多学科,是一个复杂的领域。国外虽然有成熟的分级体制,但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异,只能借鉴,不能简单移植。中国的分级阅读体系只能基于中文的研究。” 在他看来,儿童分级阅读涉及两个层面:一是对文本难度的评估,到底哪些因素会影响文本难度?字、词、主题思想、文本长短、文图搭配等等,这些变量如何平衡?中文阅读是不是可以像国外一样,设计出一个“难度公式”,通过某种程度的计算,测定一个文本的难度?另一个层面是阅读主体——儿童阅读能力的评估。中国儿童的阅读能力如何评估?面对中国城乡、地区、学校、家庭和儿童个体的巨大的差异,这都需要通过大量的数据调查,建立数据模型,来测定儿童阅读能力标准。

  在他看来,分级阅读对提升国民的阅读素养至关重要。2011年国务院颁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也明确提出了“推广面向儿童的图书分级制,为不同年龄儿童提供适合其年龄特点的图书,为儿童家长选择图书提供建议和指导”。“分级阅读的研究是一个公益性的全社会的系统工程,人力物力投入巨大,需要政府引导、统筹相关领域的部门、机构、专家进行协作。”他说。

  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刘净植

  国内分级阅读研究机构

  2009年4月,接力出版社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儿童分级阅读研究中心,邀请了国内儿童教育、儿童心理、儿童出版、儿童文学、儿童图书馆界的专家加盟。2009年7月,在京举办了主题为:“儿童分级:思考与实践”的“首届中国儿童分级阅读研讨会”,并发布了《儿童心智发展与分级阅读建议》、《儿童分级阅读参考书目(200种)》、《儿童分级阅读实践倡议书》。2010年8月,举办了主题为:“中国本土儿童分级阅读的理论支点”的“第二届中国儿童分级阅读研讨会”,推出了中国儿童分级阅读第二批250种参考书目。

  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是广东省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的读书研发推广机构,为不同年级、不同年龄阶段的儿童提供阅读指导、推荐读物,依据广东省儿童阅读的实际,制定了《中国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内容选择标准》和《中国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水平评价标准》。最近,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携手广东南方阅读研究院共同研究《南方分级阅读图书研发体系和标准》,形成分级阅读与分类阅读相结合的研发体系。

  新阅读研究所也是一家研究分级阅读的机构,还根据幼儿、儿童、小学生不同的心智水平推出了适合不同年龄段读者阅读的推荐书目。

  中国童书市场的分级创作、出版和推广现状:

  1.作家、画家在创作过程中,就非常明确为哪个年龄段的儿童读者创作,由此形成了为不同年龄段读者创作的作家群:婴幼(文学)图书作家群、儿童(文学)图书作家群、少年(文学)图书作家群。也有很多作家为不同年龄段的读者写作。如金波、高洪波、曹文轩、秦文君、殷健灵、梅子涵、郑春华等。

  2.一些出版社在儿童图书的策划阶段,就分析文本,明确读者对象的年龄段,根据不同年龄段读者的定位,确定图书的字体、字号、开本、装帧设计特色。还有的出版社推出了著名作家的分级阅读读本和幼小衔接的桥梁书。如青岛出版社推出的曹文轩的分级阅读读本、明天出版社推出的“金谷粒丛书”。

  3.一些出版社明确地在图书封面上标注了读者的年龄段。如“适合0—3岁读者阅读”、“适合3岁以上儿童阅读”、或以“3+”、“5+”等标明图书的核心适龄读者群体。

  4.一些出版社在进行儿童图书的推广时,根据不同的年龄段确定不同的推广方式和推广活动。

  5.很多网络书店和部分实体书店,在图书展示和销售时,依据他们对图书的分析判断,对图书按年龄段进行分级,比如当当、亿童等,他们所销售的图书都对图书按年龄段进行分级,方便读者选购。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