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玉山:知识服务是未来出版的升级版

2017-04-13 18:02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2017-04-13 18:02:01来源:出版商务周报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魏玉山:知识服务是未来出版的升级版

  我是一个研究工作者,我想谈的题目是知识资源服务。为什么讲这个题目?去年以来,有关知识付费的话题在报刊上开始活跃起来。知乎、果壳网的“分答”、罗辑思维旗下平台“得到”等等,现在新型的知识付费方式在互联网背景下发展非常迅速,这应该引起我们出版工作者的高度关注,因为我们出版工作者就是做知识服务的,图书是知识产品,期刊更是知识产品,特别是学术期刊,代表知识创新的最主要的平台,不管是社会科学领域还是自然科学领域,所有的知识创新都首发于期刊,我们做的就是知识工作。然而,在知识付费大背景下我们是落后的,虽然我们也有期刊加入了知网等学术期刊知识库,但是我们所加入的这些知识库与现在的知识服务之间有差距,还不具优势。目前,我们正站在知识付费的风口上,这就是我讲这样一个题目的原因。

  什么是知识?可能有不同的说法,也有不同的标准,从经济学角度讲,知识是一种资源、一种资产,是可以带来增值的产品。从哲学角度讲,知识是人类认知世界,对经验方法技能规律的总结和提炼。那么信息学讲的知识是什么?知识是一种模式,研究信息管理学讲,在知识体当中分成五个层级,最低的叫噪音,噪音之上叫数据,数据之上叫信息,信息之上叫知识,知识之上叫智慧,知识是基于信息进行提炼以后的一种更加稳定,更加精炼的内容。我们国家标准对知识的定义是这么讲的,通过学习、实践、探索所获得认知、判断或者是技能。

  我们已有的这些数据库,或者已有的内容服务的方式,还与我们讲的知识付费之间存在距离,因为它不是一个基于对知识的正确的、全面的理解形成的模式,而是一种把含有知识的文献进行服务的模式。我们使用数据库查找某方面知识,在输入一个关键词后,可能会搜索到几千篇文章,你要找到所需的知识还要花大量的时间。而现在网上某些服务已经把文献知识进行了初步的提炼,用3、5分钟把一个话题讲清楚,虽然不是严格的知识体系,但是实现了对知识服务的升级,所以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追捧?在当下信息海量、时间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有人给你提供一个简练的知识你当然高兴,120万字的书真正的知识有2万字,只需10分钟就相当于看完一本书,这种模式有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所以我们定义知识服务是未来出版的升级版,是未来知识服务出版的方向。

  我们从2006年开始构建国家知识资源数据库,这项工作也是国家的重点工程,被列入国家的“十二五”、“十三五”改革纲要,我们要通过这样一项工程,把散布在各个领域的专业知识通过技术的手段进行知识的分类,标引、集成、管理形成一个分布式的知识数据库,来为我们社会各界提供专用的知识库。2015年我们正式获得文资办的批准,构建国家知识资源数据库,2016年正式启动建设国家知识资源库中心,在建设这个中心的过程中,很多人不理解,也有很多质疑,有人说已经有了万方、同方,有了超星,你为什么要建知识库?那是文献库,我们做的是知识库。有人还提出,现在百度、谷歌等很多的互联网搜索企业也在做相关知识服务的工作,也已经形成了有关的产品,例如百度百科、维基百科,为什么你们还要做?我想我们很多人都看了今年的315晚会,晚会上对百度百科知识的问题进行了解密,为什么?因为百度百科的知识形成不是按照真正的、科学的、客观的标准来进行的,里面含有商业的因素。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不太一样,是一个更开放的系统,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可以发挥全球的力量来共同推进,但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模式带来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即很多词条价值观、科学性方面都存在问题,所以不能为读者提供精确、正确的知识,这时候需要动用国家的力量,需要动用我们全行业的力量来建设一个正确的、准确的、科学的知识服务体系,所以我们要建的这个知识服务体系要依靠我们出版单位,包括出版社、报刊社,利用专业的出版机构、专业编辑,对内容进行加工、分类、把关而形成。去年,我们主要从两个方面开展这项工作的,现在给大家做一下介绍:

  一个方面,就知识服务的标准,我们做了一些工作,制定了22项有关知识服务的标准,现在已经有7项标准正式完成,还有20余项标准正在制定中。该知识服务体系不是研究院一家建设,是分布式的知识库存,要汇聚全国出版单位的力量,每一个专业的出版社,每一个专业的期刊社都可以成为一个专业知识的加工者、专业资源的保有者和专业知识资源的交流者,都可以按照这样一套标准加工自己的专业知识,这个资源还可以保存在自己的平台上,在你自己选择的平台上,所有的交易都在你的可控范围内。现在第一期标准已经完成,这项工作全部完成可能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第二项工作是,中央文资办让28家专业出版社进行专业知识加工,现在已经形成了100多个相关的知识产品,比方说电子工业出版社出了一个E电子。在中央财政支持之下,已经有100多个知识服务产品在陆续产生,下一步还会有更多的出版单位加入这个知识体系当中。

  今年,国家知识资源服务工程已经纳入到出版行业大数据工程范围内,又有相应的资金支持,所以我们今年打算启动知识加工领域的关键技术研发,包含知识提取、知识交易、人工智能等六个领域,让各个出版单位、学术单位加入主体。同时,为了加强对网络环境下知识资源的保护和数据内容的保护,我们已经完成了国家数字出版研发保护工程。这个工程通过6年的研发形成了一套在数字环境下对文本、音视频、照片进行不同加工追踪的有效体系,这套体系已经逐渐应用到出版体系当中,有了这套体系以后,大家不必再担心数字内容不能够得到有效保护。

  我们觉得出版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知识服务,在知识服务中让各个领域的知识集中起来,构建为社会提供统一窗口、统一模式的标准,可以减少各个出版社独立开发技术、建立平台、进行服务的麻烦,同时我们又通过技术的方式对大家的内容给予保护,通过数字版权保护给所有的数字内容加一把锁,这把锁的钥匙由著作权人自己掌握,卖多少价钱完全是你自己决定。在整个技术领域,我们做了这些工作,我们觉得这项工作就是在出版业融合发展中应该做的,也是一个重要方向。内容是我们的根本,内容就是知识、知识就是我们的根本,抓住了知识服务,就抓住了我们转型升级的核心和关键,抓住知识服务也就抓住了我们获取融合发展中利润的主要点。

  【责任编辑:一山】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如涉及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责任编辑:王春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