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资讯> 正文

奥斯卡的史诗级乌龙,似曾相识

2017-03-06 10:37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3-06 10:37:54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文/何殊我

  奥斯卡出乌龙的那一瞬间,世界是接近大同的。

  这个大同是谁创造的?是互联网诞下的新媒体。

  古巴比伦人梦寐以求的巴别塔在被内讧搞塌了以后,互联网时代重新把这座惊世骇俗的建筑骨架给搭出来了。人类或者说一部分人类一次次冲击着塔顶,可能都在幻想着亲耳聆听上帝的教诲,但是,尼采的声音一直在盘旋“上帝死了!”于是,我们就继续在互联网制造的新媒体上自说自话,在速朽的时代,让冲击巴别塔顶成为常态,然后把世间百态重新演绎一遍又一遍。

  新媒体的逻辑让公众有足够多的渠道和机会看到一个新闻事件的生命轨迹。

  我们不妨先扒一扒奥斯卡乌龙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为纪念影片《雌雄大盗》上映50周年,该片男女主演沃伦·比蒂和费·唐纳薇为最后一个奖项“最佳影片”颁奖,在台上一阵谈笑风生之后,老爷子拿出准备好的红色信封,老太太宣布《爱乐之城》获奖。等《爱乐之城》的人马上了台,获奖感言还没发完,工作人员突然上台,《爱乐之城》的制作人Jordan Horowitz站出来更正:朋友们,《月光男孩》才是真正的最佳影片得主!然后峰回路转,《月光男孩》破涕为笑。

  看到这,我一度以为雌雄大盗“偷”错了信封。然后,全世界观看了颁奖礼并发消息的无论是个人还是机构,都从抢新闻的激动迅速转成了删帖子的手忙脚乱,比特的空间里,血流成河。短短几分钟之内,世界近乎大同了两次。

  后来,真相大白。首先不是颁奖嘉宾的错,颤颤巍巍的老爷子表示被给错信封了——顺道吐槽,沃伦·比蒂确是甩锅高手,在台上处变不惊,发现名单是最佳女主角的打印纸,翻过信封之后,就把名单给了费·唐纳薇,潜台词是:反正不是我念出来的,错也是她的。是普华永道的工作人员给错了信封,普华永道为奥斯卡计票已经83年。奥斯卡奖项结果信封的保密工作由普华永道保证,理论上也是由普华永道的人在颁奖者上台前才递给他们信封。当时那哥们可能激动地无以复加,入戏太深,左一条推特右一条Twitter的,最终没把自己推红,给奥斯卡推出了个大乌龙。

  这次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史诗级乌龙事件,既是一次糟糕的新闻事件,更是一个严重的公关危机。市场社会的滚滚车轮,让分工越来越细致,要求的是流程控制得越来越严格,链条越长,出了问题的代价就越大。虽然经过近百年的运营,程式早已固定下来,像奥斯卡颁奖典礼这么大的公共活动,每一个步骤都会有周密的策划。比如品牌植入,像2014年颁奖礼的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在现场用三星赞助的手机拍下的全明星自拍照,不光是经典的品牌案例也是传播效果良好的新闻事件。

  而这次乌龙事件,首先要引以为戒的是所有流程都预演好,其次,工作人员不能玩手机。

  退一万步,乌龙事件古已有之。按照人类发展理论,媒介越来越发达,信息应当是越来越对称的,但是似乎越来越糟糕。无他,进步的是工具,但是问题都出在茫茫大众的生活应用上,理论和实践永远存在脱节的地方的。所以,在古代的问题到了今天还是会变个花样出现,“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媒体时代,随着传播手段的演进,乌龙事件的密度日益增加。每年或大或小的新闻乌龙都一抓一大把。比较普遍的常见的,有关乎民生类的,比如吃吃喝喝的有毒无毒的反转;有名人被死亡的,比如金庸、成龙、姜文、六小龄童、李宇春等等无数金灿灿的明星们每年不死上两次肯定是不行的;再比如就是故意为之的乌龙,像网络“小作精”张一一惯用的自己被提名诺贝尔奖的手段,以及像韩国科学家黄禹锡的干细胞研究造假这种事儿,虽然事后被啪啪打脸,但是在名利面前,仍然层出不穷。再比如就是等不及,网络化的后台,可以事先做好排版、取好标题、弄好预览,等着那边一张口,这边就点发布,拼了速度赚了人气,何乐而不为,像希拉里当选、奥斯卡乌龙都是此类。

  正如查尔斯·斯特林在《媒介即生活》中说的,新媒体所包括的不仅仅是生存在数字世界网络空间里的媒体。其概念本身就是一个文化模因——一个通过文化进行快速传播的观点,以指数形式扩散,就像一个细菌在生物活体中的传播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做新闻的成本太高了。无数教材都千遍万遍地强调着新闻要还原事实,要讲究真实。但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可能就是求真探源,在一切泛娱乐化的今天,变得更难。跑现场那么累,去接触陌生领域那么头疼,远不如轻松地转载加工爽快。

  借用知名媒体人李方的观点“当每个自媒体都想从帽子里变出兔子,已经没有记者在赶往新闻现场的路上了!”再有一个原因就是,新媒体工具的进步,让收发新闻都很简单,即使大型机构的新闻后台,也越来越“傻瓜”,只要提前做好准备,轻松发布即可,而且事后出了问题可以不断涂抹修改甚至删除,成本很低。新媒体带来了表达的自由和门槛的降低,也预示着工具对人的挟持。

  都不注意核实事实了以后,由于复制的成本极其低廉,所以各类二手消息和谣言满天飞的状况必然愈演愈烈,新媒体圈层化造成的同质化也就更加明显了,受众们自认为掌握了自己应该掌握的消息就行了,也就不用管什么事实不事实了,因为马上会有新的新闻涌进来,占领眼球。

  面对乌龙新闻,我们该怎么办?多用常识擦亮自己的双眼吧。

[责任编辑:王春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