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书摘> 正文

三生三世不应该只有十里桃花

2017-02-27 09:37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7-02-27 09:37:08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王春晓

  ■何殊我

  “把外国神话故事的情调生搬硬造到中国,是他们所擅长的,而塌下心来认真研究中国传统,让更为精彩的古代神话焕发生机,资本不允许,参与人也未见得有这个耐心和水平。”

  最近,根据同名网络文学改编的IP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异常火爆,不但收视率和网络点击数一路狂飙,热度上甩了隔壁“世界第八大奇迹”景甜主演的《大唐荣耀》足足有一百条街。当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赚得眼球的同时,口碑和评价也在急速走低,豆瓣评分已经跌到了6.1,打1星的超过两成。

  这几年IP剧大行其道,以前的关注重点往往在演员表演太出戏、剧本与原著的差异和对五毛钱特效的诟病,比如花千骨、诛仙、幻城、九州等等,大抵上口碑与质感一直是两张皮。这些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没有看到丝毫改进。这个剧的表现,再次验证了IP改编剧“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尴尬局面。

  作为一个标准的IP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故事非常简单,就是男主和女主通过各种原因不能在一起,然后破除重重阻难终于在一起。不过,这部剧里增加的难度是转世投胎了三次,好在每一轮回的爱情故事也都不曲折,最终是男主女主在一起了,可能困难都给幕后的接生婆和产妇承担了吧。

  剧情故事性不强,已经被广泛吐槽了,在此不做赘言。笔者所要聊的是这部打着神话标签的玄幻剧里面的人物设置。跟绝大部分缺少中国传统文化滋养的网络作品一样,这部剧里面的人物设置分成了妖族(翼族)、神族、狐族三方势力,妖族时时向另外两方挑战,可能是言情的缘故,这里是温和的妖族,没想过要毁灭世界。这种神妖之间的划分,很显然是受了西方托尔金为主的作品的影响,也能看到不少网络游戏的影子,但与中国传统神话的故事架构是完全不同的。这种人物设置,在网络文学和影视改编中屡见不鲜,把外国神话故事的情调生搬硬造到中国,是他们所擅长的,而塌下心来认真研究中国传统,让更为精彩的古代神话焕发生机,资本不允许,参与人也未见得有这个耐心和水平。原著作者在访谈中不止一次谈到《山海经》的影响,但是照搬几个人名,就是有据可依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大鱼海棠》是不是自命为传世经典了。

  根据神话学大师袁珂在《中国神话传说》中的论断:“古代神话和古代历史两条互相平行的线,而它们又时常纠缠在一起,搅混不清。”就拿《封神演义》来说,里面所有人魔神仙的冲突,也大都是朝代更替之时的矛盾映射,而此冲突背后所谓神魔的斗法,也是严格围绕人的斗争展开的,古代神话的创造者们,仍然本着人为核心的看法。

  动辄三十万年、七万年的计时说法,与传统的神话中的计年方式严重不符,要知道修行几百年、千年对1949年以前的妖精们来说都殊为不易,君记否白蛇为了报恩苦苦修炼一千七百年才能下山,而青蛇区区五百年道行也足够祸乱人间了。动辄几万年的说法,恐怕鸿钧老祖、元始天尊等等神话界的元老也是不服的吧。

  古代神话,我们祖先自创或者吸收的计年方式多种多样,“劫、纪”等等方式,《西游记》中面对要抢玉帝宝座的孙悟空,如来佛祖就说“他自幼修持,苦历过一千七百五十劫。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你算,他该多少年数,方能享受此无极大道?”言语间透着一股不屑——你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是没这种资格的。这种方式,不光让神话多了一层迷人的色彩,也显示了语言的魅力。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妖族、神族的第一次大战,拙劣的特效让阵地战显得非常卡通,而里面怪兽部队、打斗细节也几乎都是《指环王》、《魔兽》的皮毛,别说托尔金书中的阵法在史书上有据可依,即使封神中变幻莫测的阵法拿出来参考一下也是好的。可是我们的主创大人们,是不舍得开动这个脑筋的。

  难耐之下,发了一条朋友圈来吐槽,立刻就有一位剧迷小朋友教育我道“看点不是那般特效阵法,看的是那现世间少之又少的爱情。”一堆颜色再亮丽的颜料,不经过调配、在画纸上精心谋篇布局,胡乱堆砌一气,能是一幅画吗?也如袁珂先生所言,“那种信口开河的‘神话’,只能说是对神话的践踏、蹂躏。”

  网络文学经过20年的蛰伏,在这几年迎来爆发,开始通过各个网络平台收割真金白银。而被条条框框管得紧的制作方们,在政策窗口、手机电脑PAD等硬件发展、宽带大普及等等各个条件的支持下,合力开启了IP改编的大门。以至于,早年间值得称道的一些改造古代神话的作品们,几乎已经销声匿迹了。而那些靠几个名词横绝四海的伪作者们,在互联网抄袭利器的帮助下,靠着几个名词打天下,劣币驱逐良币。打着神话旗号写字的多,但是有几人能够耐下心来去像茅盾一样做一做研究,写一本《中国神话研究ABC》。

  这种粗制滥造的景况,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借助互联网的威力,从文字到影像,是一个工业的闭环。生产者是无暇过多思考,来想着接续传统制造精品的。而受众们,会有各种吐槽,但是这种吐槽里面,思考是愈发稀缺的。咀嚼消化着各种精神快餐的大众,在各种兴趣标签的指引下,只能与生产者们共生共灭地成为肠胃的奴隶。十年前那个朝气蓬勃还有言论市场的网络空间不见了,更遑论我们去接续八十年代、“五四”的精神之火了。

[责任编辑:王春晓]

[值班总编推荐] 重新评估景区的评级管理

[值班总编推荐] 王阳明的人生与学问

[值班总编推荐] 黑山加入北约加剧地区紧张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