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记,古书的身份证

2017-01-13 10:53 来源:天津日报  我有话说
2017-01-13 10:53:40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在古书中,有一种名为牌记的图记,它被印在书名页、序文及目录之后或在卷末,是古籍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牌记俗称书牌子,也叫木记,其内容常常镌有书名、作者、镌版人、藏版人、刊刻年代、刊版地点等。

  带有牌记的书籍大概起源于唐、五代时期,到了宋、元已广为推行,清人叶德辉曾说:“宋人刻书,于书之首尾或序后、目录后,往往刻一墨图记及牌记,其牌记亦谓之墨围,以其外墨阂环之也,又谓之碑牌,以其形式如碑也。元明以后,书坊刻书多效之。”这里的牌记实质上是古书出版单位的标记。

  最初的牌记只是无边框的题识,后来发展到在文字的周围框以方格,其形状一般呈长方形,另有单行形、双行形、三行形、四行形、瓦当形,再后来出现钟鼎形、香炉形、琴瑟形、莲龛形、印章式等各种样式,其所用字体通常有真、草、隶、篆四种。

  由于牌记上会出现藏版人、版刻地、刻工名以及刊刻经过等文字,对于私人刻印者来说,它既有广告宣传作用,同时也有版权维护的作用。

  如南宋临安荣六郎书铺刻本《抱朴子内篇》卷第二十后牌记说:“旧日东京大相国寺东荣六郎家寄居临安府中瓦南街东,开印输经史书籍铺,今将京师旧本《抱朴子内篇》校正刊行的无一字差讹,请四方收书好事君子幸赐藻鉴,绍兴壬申岁六月旦日。”该牌记详细介绍了刻书铺子的地址、书铺经营的范围、刻印此书所用底本及刊刻时间,而“无一字差讹”“请四方收书好事君子幸赐藻鉴”等文字明显有广告宣传的作用。另外,从其能够刊刻如此详细的书铺地址这一点上,也能看出荣氏不仅有维护版权的意识,而且具备强烈的出版责任感。

  对于后人来说,牌记还能给版本鉴定者鉴定版本、考订版本源流提供重要的参考。如元刻本《论语》的各卷卷末刻有一处长方形或椭圆形的牌记,其中写着“盱郡重刊廖氏善本”,由此可知它为南京廖莹中世彩堂刻本的重刊本。又如明嘉靖年间宗文堂刻本《皇明文衡》的目录后有牌记曰:“《皇明文衡》一书,原版出在金陵,乃放我朝名贤之所著;纂集百余卷今书坊宗文堂购得是本,命工刊行,以广其传,四方君子幸为鉴焉。”据此可知宗文堂本出自金陵原刻。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独特造型的专用牌记,往往能给版本鉴定者判定版刻年代提供有力的证明。据记载,上海图书馆收藏的旧刻本《颜氏家训》,曾经过清代名家何悼、钱大昕、黄丕烈等人鉴定,它到底是宋刊还是元刊?学者们莫衷一是。最后人们根据该刻本中一个琴形牌记“廉台田家印”确定其为元刻本,这是因为,这个特殊琴形图案的牌记只在其他元刻本中出现过。因此,牌记作为版本鉴定的依据之一,在古籍版本鉴定中往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本报记者 肖明舒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