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书摘> 正文

几百年来“妻子”的角色发生了哪些反转

2016-12-21 08:40 来源:长江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2-21 08:40:48来源:长江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在前现代,妻子是丈夫的动产、依赖者、获得合法子嗣的途径、孩子的照顾者,也是他的厨师与管家。《太太的历史》作者玛丽莲·亚龙说,她们角色的反转,发生在18世纪以来,那时到现在不过200多年。

  那些针对“妻子”的残酷法律

  亚龙从《荷马史诗》、莎士比亚、卢梭、奥斯汀、勃朗特姐妹、波伏娃等人的作品,再到包法利夫人、安娜·卡列尼娜、娜拉等经典角色的诞生,分析了大量女人形象和角色,并由她们构建起一条女人角色变化之路。

  在古犹太地区,如果新婚之夜丈夫发现妻子并非完璧,根据犹太法典,丈夫可杀死妻子。17世纪,犯了“谩骂罪”的唠叨女人将被罚坐“浸水椅”,犯罪者将被反复浸入水中,直到1857年,佐治亚州某女子学院的毕业典礼训词还说:“女人不该畅所欲言”,妻子作为丈夫的附属品,丈夫必须为其言论负责。

  你可能会感到惊讶:妻子从可以被法律允许处死、鞭打,到如今发达都市女性以“买买买和打老公”为解压笑话,这种惊人反转,不过是短短两个世纪的事。在19世纪以前,除了上流社会,女子几乎没有受教育权,女子出生以来的使命就是“做一名好妻子和好母亲”,“女人之本质是受男人供养,因此受男人管辖”,在家庭之外,社会领域尚无女性一席之地。

  女性天生应该受男性保护?

  之所以存在这些残酷法律,大概因为在历史的多数阶段,女性都是男性的从属。18世纪以前,英、法、美这些西方主要国家,还持一种流行观点:女人是“较弱的人”、“脆弱的性别”。甚至启蒙思想家卢梭都在《爱弥儿》里说:“男人应当强壮主动,女人应当软弱被动。女人最被渴求的特质是温柔。”

  女人当真是软弱的动物吗?玛丽莲写到,“一旦涉及生存,女人什么活儿都能干,比如种植、收割、照顾牲口甚至是打猎,夫妻的男女领域划分已变得模糊,而免不了的,母亲的胸膛里往往不是躺着吃奶的娃儿,就是肚子里还怀着婴儿。”

  历史可以证实这一点:维多利亚时期,勇敢去边疆拓荒的妻子需抵御风暴、沙尘、猛兽,在只有泥巴地的厨房里提供花样繁多的食物;战时的妻子斗志昂扬地从家庭走向职场,在男人的排挤和嘲讽下也能做好船只装配工、服务陆军部队,并同时照顾老小。“唯有兼具体力、勇气、聪明、心理韧性与某种程度的独立,你才可能成为拓荒女性”。

  技术和社会的发展解放了大部分女性

  这两百多年来,职场女性的数量有多有少,起伏不定,但总的来说,现当代社会投入职场的女性越来越多。

  女性地位提高,男女越来越平等,之所以是“18世纪”以后的故事,很显然,这一切跟工业革命有关,跟人类新技术推广、体力重要性下降有密切关系。大量女性投身使用现代织布机技术的纺织工业,赚取远高于此前时代的报酬,这让她们争取自己的权利有了充分的底气。

  如果说在19世纪80年代,“新女性”还被视为违反自然的怪胎,那么到了今天,我们会把持这种观念的人视为怪胎。

  《太太的历史》

  玛丽莲·亚龙 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