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有多少“周”?
2016-12-07 11:25 来源:光明网-阅读频道  我有话说

  文章摘自《校长日记:我在美国当校长》钱志龙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音乐教育 / 艺术熏陶

  一直很喜欢这个聪明的故事:

  情人节快到了,我对月老说:我希望和我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月老说:“只能四天。”我说:“好,春天夏天秋天冬天。”月老说:“不行,只能三天。”我说:“好,昨天今天明天。”月老怒了,说:“不行,只能两天。”我说:“好,白天和黑天。”月老疯了,说:“就一天。”我说:“好,那就每一天。”吝啬的月老哭了。(这就是中文的魅力。)

  我们学校的校历有几天呢?说实话,当我第一次数的时候,我坚信自己数错了——172天,半年都不到。比美国的平均数稍微少几天,但是也没少太多。因为毕竟是法国人开创的学校,多少反映了法国人的生活态度,反正他们是这么自嘲的:“我们冬天滑雪,春天工作,夏天放假,秋天罢工。”

  我们学校曾组织了一场家长的电影之夜,放的是《等待超人》。这部片子在美国轰动一时,讲的是中学生压力太大导致自杀事件频繁。我不知道中学校长组织这次家长观摩的初衷,我看完之后,却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了。或许我自己是学霸出身,我觉得美国教育有时候过度重视学习的乐趣,而完全忘记了吃苦的精神。我觉得“中庸”一点,不偏不倚才是最高境界。

  学校每天3点准时放学,一半的学生会参加一些很轻松的兴趣班,绝对没有考级什么的。学校放学后也会组织其他同学上一个小时的自习课,学生们尽量利用这一个小时把作业都做完。尤其是双语学校,很多家长并不会说孩子在学校学习的语言,孩子们回家更无助。但是如果他们在学校里做作业,就能从老师那里得到帮助,还有同侪互助,因此他们从小把学习和做作业当成一种社交。尤其是高年级,学校一定要提供足够的圆桌空间,这是21世纪根据学习方式的改变而改变的学校硬件建设原则之一。

  是不是在学校待的时间越长学生的学习效果就越好呢?虽然我们学校一年上不了多少天,但是我们有很多“周”,如音乐周、戏剧周、美食周、数学周等,不胜枚举。

  记得小学的时候我最喜欢上的是音乐课,当大多数男生合唱时都缩在后面光努嘴不出声,滥竽充数的时候,我就摸着肚子(找丹田呢)、拔着脖子跟着老师的钢琴伴奏大声唱了。那时候校合唱团只有女生,我哀求老师收下我。那个年代,老师都喜欢用很油腻的廉价唇膏抹在手心里给我们涂腮红,照片拍出来有点吓人。

  老师当时夸我手指长,适合弹钢琴,我开心得不得了,回家告诉妈妈。妈妈苦笑着说:“儿子啊,咱家现在每天把你喂饱就不错了啊。”其实我懂事早,不用她说,我也知道买了钢琴也没地儿放,我们祖孙三代十几口人挤在几十平方米的棚户区里。于是,我自己找了个装电视的纸盒子,裁裁剪剪,帖上黑白色,做了一个1∶1尺寸的键盘,有事没事就自己在那敲。不小心被我妈看见了我着迷的模样,她掉着眼泪答应我40岁那年,给我买一架钢琴。我都忘了,没想到去年妈妈还提起来了。母爱之深远,如天地,如山海,如冬炉,如夏扇。

[责任编辑:张晓荣]
独家原创

钢铁煤炭农业轮着来,原来你是这样的供给侧

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深化之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如何,未来发展的重点在哪里?

总理记者会十大亮点你不得不知!

3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提问。作为全国两会的“收官重头戏”,总理记者会释放了哪些“强”音?

习近平5年下团组去了哪儿?哪些词语年年提?

2013年至2017年,习近平“下团组”都去了哪儿?哪些词语年年提?

2017年全国人大立法工作有何看点?

3月8日下午3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在人民大会堂作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的报告。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