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你来当校长吧?
2016-11-29 10:19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不拘一格的用人制度 / 走出“舒适区”

  中美国际学校(Chinese American International School)的小学校长张国荣先生是我多年的朋友,他给我的消息是,半岛国际学校中文部主任一直空缺,建议我申请这个职位,负责整个中文部11个年级的课程设置、教师团队建设和教学管理。据说这个职位之前五年换过三个人,且已经空缺了半年多,可见这个岗位有一定挑战性,且校方对于人选问题十分慎重。

  校方先后三次让我从南加州飞到北加州,每次跟不同的人群交谈:跟学校管理层会谈,介绍我的工作经历和学术背景;跟家长代表团会谈,阐释我的教育理念和施教纲领;跟法文部和中文部的教师们会谈,更多的则是展现我的沟通技巧和管理能力。

  直到最后一轮才见到大校长本人,当我坐在这位看起来“老掉牙”的校长面前的时候,我已经口干舌燥。他说话有浓重的法国口音,语速又特别快,但他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我听得清清楚楚,却难以置信。他说:“我们也希望你兼任高小部的校长。”

  虽然我有足够丰富的教学经验,教过的学生年纪最大的已有60多岁,最小的只有四五岁,但在异国他乡让我用我的第二语言去管理一个学校,而且是一个多种族、多元文化的社区,听上去还是有点out of my comfort zone。直到今天我也不记得当时我的脑子是以怎样的速度,用什么程式进行思考的,只记得我故作镇定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轻描淡写的音节,甚至都不是一个完整的英文单词:“(O)Kay”。

  正式报到那天正值暑假,校园里没什么人,只有一些后勤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进行硬件的修缮。从他们的表情里不难看出来,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年轻的中国人是谁。我也不想冒冒失失地介绍自己,让他们猜去吧。下班前,财务主管交给我一串钥匙,并郑重其事地告诉我,这串钥匙可以打开学校里的任何一扇门。我知道他是想提醒我这意味着多大的责任,但当时年少轻狂的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权力真大呀。”

  刚搬到加利福尼亚州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身体严重不适应,持续咳嗽几个月停不下来,一张口说话就咳,试了各种中药西药和很多好心人给的秘方都不管用,也找了各种专科医生做了各种测试。最后,一位“聪明绝顶”的医生郑重地在我的病历本上写下了一个很长很难懂的医学术语:Pathological Allergy(病理性过敏)。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用无比正经的口气说了一句让我至今仍觉得非常无厘头的话:“病理性过敏的意思就是无法解释过敏原的过敏症。”所以在美国那么多年,虽然学校给我买最贵的医疗保险,但我看更愿意看自费的中医。

  开学不久,学校郑重其事地为我安排了一个欢迎派对,摆上红酒、水果和乳酪。家长们下班后陆续赶来,想要亲眼见一见这位姗姗来迟的新领导到底是什么样子。在这次破冰演讲上,我举起麦克,用非常凝重的语气向家长们如实禀报了我的病情,最后加了句:“可能我只是对家长过敏吧?”引爆了全场持续的笑声。看来他们至少不讨厌我,这是一个好兆头。

  至于薪水,在谈判过程中,我因为荐工一再受挫已经自降了身价,没想到他们主动在我提的要求上加了一万美金,这个年薪对于我这个年纪已经是天价了。西方的企业里很少有“论资排辈”“媳妇要慢慢才能熬成婆”的现象,用人往往不拘一格、任人唯贤。为此,我也很感谢所有决策者对我毫无保留的信任。因为他们后来告诉我,我是二十几位决策者一致从三位最终候选人里选出来的。为了回报他们的信任,我买来很多书,在最短的时间里自学学校管理,并努力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我有个充满正能量的朋友常说一句话:“已经有人做成过的事情,只要你够努力就一定能做成。”后来事实也证明,教育并不是尖端科技,每个人只要肯下功夫,都能轻松入门。做校长也是一样,只要你对教育规律有基本的尊重,对人性有基本的了解,对孩子有无条件的爱和赤诚,能够把任何有关教育的命题当成茶余饭后的零食一样不停歇地咀嚼、思考,校长也就不是年纪够大、资格够老的人才能胜任的工作。

  于是,怀着这种无比惶恐而又无比兴奋,踌躇满志而又如履薄冰的心情,我三十出头,拿着一张工作签证,以一个Legal Alien的身份,在美国加州的一所三语学校,开始了小学校长的职业生涯,也踏上了一个年轻教育者的漫漫不归路。

  文章摘自《校长日记:我在美国当校长》钱志龙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张晓荣]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