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的国际学校
2016-11-28 19:15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半岛国际学校算不上古老但也不能说年轻,它已有三十多年的校龄。最开始是一家法国学校,也算是“法国海外教育机构”系统的成员之一。1998年以前,因为经济不好,很多驻美的法国公司裁员,学生大量流失后,学校几乎不能维持基本的运营。

  半岛国际学校为此专门请了斯坦福的咨询师做了一个课题研究,希望得到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咨询团队预测未来的20~40年里,中国的经济将会出现腾飞,汉语将成为最有影响力的语言。如果趁这个时候开始中文教学,既可以填补这个领域的空白,又可以塞满法语教室遭重创后的空位子,于是便有了现在的中文部。

  我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这些颇有远见的“预言家”,他们简直是料事如神啊。现在的半岛学校,中文项目后来居上,如果不是法国人居多的董事会心存顾虑,故意设障,估计中文项目早已超过法文项目的规模。当时半岛国际学校有两个校区,共十一个年级,分学前、小学、初中三个学部,中文项目和法文项目加起来一共约有600个学生 。

  迄今为止,半岛国际学校仍是美国屈指可数的真正实施沉浸式双语教学(Dual Language Immersion Program)的私立学校,而且是中英法三门语言都有,这应该算是独一无二的一朵“奇葩”。学生三岁入学时,选择法语或中文,再加上英文,接受双语教学,一直读到八年级,相当于中国的初中。中途不建议转学或换语言,因为双语教学的沉浸如果达不到六年以上,是看不出效果的。

  学校规定,一年级以后不再增补学生,除非是来自那几家同类学校。因为学双语课程对两种语言的要求都很高,比如学中文的学生,学前部80%用中文,小学50%,初中还有30%,很少有其他学校的课程可以对接,尤其是对于中文这种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掌握的语言来说。所以整个学校各年级的人数呈金字塔形,年级越高,人数越少。

  双语教学这门学问,最开始就是法国人琢磨出来的。或许是以前实行海外殖民政策的缘故,他们花了很多精力去研究怎样最大程度地实现“文化侵略”,同时兼顾本土化及共荣。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就是最成功的一个案例,那里大部分的居民都是精通英法双语的,而且整个城市的法国味儿反而更浓一些。

  现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情况也很特别。大量的墨西哥和拉美人口移民美国,仅就母语使用者而言,西班牙语已跃居为加利福尼亚州的第一大语言,之后还有增长速度非常快的中文和越南文。那么多双语的孩子,需要有最适合他们的学习方法。

  其实我第一次了解这个学校还是一年前在大学里教书的时候。当时我应罗耀拉大学(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教育学院院长西恩·马丁教授之邀,在还没有获得博士学位的情况下被破格录用,成为教育学院的一名实践教授,并在他的教育学院开创了一个“中文双语教师培训项目”。

  从项目设计到课程搭建、师资聘用和招生推广,基本上是由我一个人完成。通过我的各种努力,得到了来自美国教育部、国防部以及CIA(中央情报局)的资助,几乎没怎么花大学的钱。这是一个硕士暨教师资格项目,性价比很高。顺利毕业的老师除了能拿到硕士学位,还可以获得在公立学校任教的从业执照。第一期就招了近20名学生,年龄最大的学生都快60岁了。

  随着华人移民数量的增长,在加利福尼亚州相对好一点的学区里,放眼望去,会发现教室里黑头发、黑眼睛的学生已经占了半数以上。但这跟主流学校里华裔老师在所有老师里面所占的比例是极不相称的。即使在一些华人密集的社区,老师也绝大多数是高加索人以及少部分的非洲裔和拉丁裔,华裔老师屈指可数。

  我试图分析过这个现象,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一、华裔第一代高知移民大多是理工科背景,在中小学执教的可能性不大。

  二、那些非高知的移民自己的生活英语还说得不怎么利索呢,更不可能用非母语去教美国孩子。

  三、华裔第二代移民大多承载了家长殷切的希望而变成“四大师”——律师、医师、建筑师和会计师,自然也不会选择中小学老师这种薪水和挑战都不太高的工作。

  四、教师这份工作虽然待遇一般,但是要求还挺高,尤其是美国小学不分科,老师不但要掌握所有学科知识,还得能歌善舞,会演会画,这不太符合亚洲人腼腆矜持的性格。

  应该说,我当时做这个项目也顺应了历史与社会的发展趋势。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兴起过一阵子“只用英文法案”(English Only Movement)。一些短见薄识的政客忘记了美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是一个移民国家,是不同种族为了同一个目标——美国梦而共同奋斗的结果。即使英语是这个国家最常用的语言,但这种企图通过强制的行政干预取消或打压外语的政策无疑是有问题的。

  著名华人工程师、脱口秀演员黄西博士在美国副总统和记者联合会的招待宴上也公开调侃过这种反动的态度,他说他买了一辆二手车,开了好多年才发现有一张贴纸,上面写着:If you don't speak English, go home.(如果你不说英文,就滚回老家去。)

  这一政策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负面的影响。很多第一代移民对子女的要求就是:能不说中文就不说中文。强迫孩子用最快的速度“褪掉移民的外皮”,这样就不会再被人讥笑为FOB,有助于他们早日融入美国主流社会。他们的目标并不难实现,在美国念中小学的孩子英文不可能说不好。

  随着中国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华人并没有因为移民而斩断跟中国的联系和情感,然而,那些不惜代价学英文的行为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第一代移民开始意识到“忘本”的代价:孩子在家里越来越不肯说中文,不愿也不能跟祖辈沟通,兄弟姐妹间全部都只说英文。孩子不愿意回中国,被父母连拖带拽回国访亲时也总是怨声载道,对中国更多的是批评、嘲笑和嫌弃,而缺乏感情、谅解和包容。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些孩子长大后还可能因为肤色或家庭背景在工作上遇到“玻璃屋顶”。即使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们也不能完全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并且容易迷失了自己的文化身份,成为可怜的“香蕉人”。这样的孩子,也不太可能回到中国,因为他们对中国的国情、人情一无所知,很难适应中国的生活方式和意识形态,进退两难。于是家长们开始反省,再掉过头开始逼迫孩子周末去上华语学校,但往往为时已晚,孩子们18岁以后很少再听从父母的安排。

  加州还有一个有趣的社会现象。有很多女性移民,本身受过良好的教育,甚至在自己的领域里还取得过傲人的成就。但为了成全丈夫的事业,或为了全心抚养孩子长大成人,而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成为全职的家庭主妇。孩子大了飞走了,但她们已不可能重返职场,老公又忙得不着家。于是她们开始失落,找不到自我,希望做些能实现自我价值,被人认可的事情。相对其他行业而言,教中文的入门门槛较低,是相对比较容易上手的工作。我的第一批学生是清一色的来自海峡两岸的中青年女性。

  当时我给研究生开的一门课是“Methodology of Teaching in Primary Language”,属于双语教学范畴。双语教学是一门大学问,在不同历史阶段,很多国家都用不同模式尝试过,但是效果迥异。其实,双语教学不是简单地在学校或课堂里同时教授两种语言,也不是简单地雇佣会说两种语言或英语是母语的外教。正因为很多人对“双语教学”一知半解,有一些学校就打着双语教学的幌子“招摇撞骗”。

  我个人最推崇的双语教学法叫“双语沉浸式教学法”。这种教学法我需要花好几堂课才能讲清楚,但简而言之,成功的双语沉浸式教学法必须具备以下主要特征:

  ● 任何一种语言都不再被当成外语来教,而是当成信息的载体及获得知识的工具。

  ● 语言的学习不再被拆解成听说读写、语法和翻译这些具体的课程,而是通过教学内容和有实际意义的语境获得。

  ● 同一时间段、同一间教室、同一个老师、同一句话里尽量只使用一种语言。

  ● 每一个班里有人数相近的两种语言的母语者是最理想的状态,可遇而不可求。

  ● 在学校里两种语言的地位要相当,学校的所有出版物和标识都必须要用两种语言来表达。

  ● 学习的目标不只是双语(Bilingual),还应包括双文(Biliterate)、双文化(Bicultural)。

  ● 有效的双语沉浸的时间要足够长,通常在非母语国家至少需要6年以上,越长越好,开始的时间越早越好,2岁半到3岁最佳。

  “双语沉浸式教学法”的理论虽然不错,但要真正实施起来难度大,挑战多。首先需要整合巨大的人力和物质资源,仅老师的配比就要比普通学校多出很多。其次要有深思熟虑的课程设计,因为只有两种语言天衣无缝地配合才能保证用同样的时间完成几乎两倍的教学目标。再次,要有精细的日程安排,能最有效率地安排好所有老师的岗位和授课时间。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事在人为,有能下定决心而富有智慧的领导,带领上下齐心的教学和管理团队,再加上深信不疑、全力支持的家长,才有可能攻克双语教学的堡垒。

  半岛国际学校就是美国为数不多的把这种教学法完美实现的学校之一。我发现它时特别激动,马上联系了校长,还问他讨了教材来给我的学生们做示范。没想到,山不转水转,最后我竟然在这里找到了工作,并从双语教学的理论阵地迁移到了实践的战场。

  本文摘自《校长日记:我在美国当校长》钱志龙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张晓荣]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