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2016诺贝尔文学奖:与经典文学更疏远还是更接近?

2016-10-20 10:30 来源:中国作家网  我有话说
2016-10-20 10:30:05来源:中国作家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美国歌手鲍勃·迪伦

  宣布完迪伦获奖后,瑞典学院常任秘书萨拉·丹纽斯接受记者采访

  “完全没法理解,郁闷至极!”

  这是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瑞典南方最大的报纸《南瑞典报》文化版新媒体上出现的标题。瑞典时间本月十三日即上周四下午一点,瑞典学院常任秘书萨拉·丹纽斯说出诺贝尔文学奖2016年得主姓名后,聚在一起看电视直播的《南瑞典报》文化版成员面面相觑,女负责人朱克丽发出喊声:“不——!”而前负责人、被认为依然有“垂帘听政”般影响力的资深文化评论员佩尔·斯凡松超越了瑞典人即便批评也不用极端字眼的中庸特点,铁青着脸对新媒体镜头说:这是丑闻,是瑞典学院给美国作家们扇了耳光。他认为,这好比是学院觉得很久没给美国颁奖了,可美国作家没一个够格,干脆弄个唱歌的来,这是瑞典学院的偏见。该报音乐记者霍康·恩格斯特罗姆在极度诧异后总算定下神来,勉强评论了几句:自然,这话很久前就被说起过,可没人觉得背后有什么严肃的成分。当然,不是说迪伦不重要;可这不等于说他就是那个“诺贝尔奖”的好得主。

  佩尔·斯凡松

  一夜之后,《南瑞典报》也发表了住在大学城隆德的短篇小说女作家奥林·斯第格自认为很情绪化而缺乏理性论述的“欢呼”,但斯凡松的态度还是给他影响下的该报文化版定了个主导调门。斯凡松依然鲜明反对学院的这一选择,他表示,要是那样,也就可以把瑞典的“保拉音乐奖”(2000年迪伦在瑞典从国王手中领取了该奖)颁给霍拉斯·恩格道尔了——事实上,曾多年担任瑞典学院常任秘书的恩格道尔能演奏管风琴。美国文学中明明有那么多更值得获奖的高质量的大作家。他当然早听说迪伦被提名的事,一直看作玩笑,毕竟光被提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如此郁闷是因为,担心诺贝尔文学奖的“特朗普化”。他更大胆猜测,学院内部对此肯定意见不一,是其中某一派人促成了这一结果。

  斯凡松提及的恩格道尔的前妻、女权主义者和文学教授艾芭·维特-布拉特斯特罗姆则很喜欢学院的最新选择,只惋惜得奖者又是一名男士。她认为迪伦在表达“男子的忧郁和孤寂”的那群人中做得最好;同时很难想象迪伦的歌词和他的音乐及嗓音分离;音乐人获奖并不叫她失望,恰恰相反,她希望碧昂丝也进入名单,成为未来的候选人。

  霍拉·恩格道尔

  1978年出生的女作家和文化记者约翰娜·科雍纳十分喜悦,她说:“十年、二十年后,也许我们会讨论Jay Z和肯伊·韦斯特。这是好事,也确实反应了诗歌和我这一代人以及比我更年轻的人的关系。”音乐人和词作者拉斯·费讷布林兴奋异常:总算歌词也被接受为文学的一个类别了。或许我们好好努力,将来也有希望!

  作家、诗人和记者约然·格雷德在揭晓当天的《晚报》上表态,当瑞典学院选择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鲍勃·迪伦时,它总算进入了现代的世界。他不知道那扇门里的封闭会议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是有些什么的——和这位理所当然地优先于书面的诗而选择了歌的西方世界最大的吟游诗人和全球诗人一同长大的新人们。格雷德认为学院并不是通过颁奖给迪伦而要与文学疏远,学院是在靠近真正活着的心脏,因为这获奖的诗能让人拜访它古老的起源:演唱、音乐、嗓音和舞台。格雷德提醒说,1960年代,当很多人将迪伦减弱为一个单层面的反抗歌手时,在太阳镜后,迪伦用这么一句话将其掸走:称自己是一名歌者。这就是迪伦,历来的重要作家也莫不如此。

  格雷德的这番话让我不由得要先跳出来提醒一句,诺贝尔文学奖确已不是国内某些媒体常脱口而出的,由“那十八个老头”决定的了。这是一个已明显年轻化的队伍,也是一个拥有很多诗人的队伍。如今的常任秘书生于1962年,目前最年轻的院士、女作家洛塔·罗塔斯生于1964 年。若不算已退出学院工作的小说家夏斯汀·埃克曼和在今年年底即将赴任的新增补的女院士、1972年出生的女作家斯特里德贝里,学院已有4名女院士,其中克里斯蒂娜·隆德和卡特琳娜·弗洛斯藤松是瑞典最具影响力的当代女诗人。院士中的男诗人也不少,如谢尔·埃斯普马克和耶斯帕·斯凡布罗。还有国内读者十分熟悉的马悦然院士,他是著名的汉学家和语言学家,更是翻译家,译介了大量的中英文诗歌,自己也有俳句集行世。其他更多的院士是作家或文学理论家。院士们衡量诗歌品质的能力无可怀疑。至于格雷德的有关重要作家无一不是歌者的话,则让我想起莫言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演讲标题:“讲故事的人。”

  《晚报》文化版负责人奥萨·林德博伊表态:今年的选择结果很好,但选择动机或有问题。它容易让人产生三个疑问:学院是要向大众主义屈服吗?还是要拓宽对流行的理解?迪伦配得上这个世界最好的文学奖吗?林德博伊说,受欢迎的选择不一定要以流行为推动力。流行在瞬间产生,而迪伦已被长时间讨论。拿《晚报》来说,早在1967年就有一篇文章,谈论迪伦是否够格获诺贝尔文学奖。林德博伊提及学院的前院士、2007年去世的拉斯·福塞尔对迪伦评价很高。她提请人注意,学院没说诗人鲍勃·迪伦而是艺术家鲍勃·迪伦。林德博伊认为,学院的这一决定会被认为是个巨大飞跃,是对一系列新获奖者的开放。虽然院士佩尔·韦斯特贝里称迪伦为当今美国最好的诗人,林德博伊以为,要说迪伦是否比例如约翰·劳伦斯·阿什伯里更好,实在难以测算。虽然常任秘书觉得迪伦的诗该大声读出来,林德博伊觉得没有音乐还是不行——当然,这并不降低迪伦诗歌的质量。林德博伊最后表示:“我尊重瑞典学院的傲慢,瑞典因此有个文化机构,不受潮流和公众数字的干扰。我也同样尊重学院敢于挑战传统,让我们讨论文学到底是什么。”

[责任编辑:张晓荣]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