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十力信札”研讨会在京举行,看民国新儒家那些年的去与留

2016-10-17 18:26 来源:央视网  我有话说
2016-10-17 18:26:33来源:央视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熊十力(1885-1968年)原名继智、升恒、定中,号子真(一作子贞),著名哲学家,新儒家开山祖师,熊十力与其弟子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等,被视为“新儒学”代表,在现代思想史上具有极重要的地位。熊十力学说影响深远,在哲学界自成一体,“熊学”研究者也遍及全国和海外,《大英百科全书》称“熊十力与冯友兰为中国当代哲学之杰出人物”。

“熊十力信札”研讨会在京举行,看民国新儒家那些年的去与留

  1947年的熊十力

  1949年春,国共战局日渐清晰,国民党败局已定。各大要塞城市纷纷攘攘,云集了各路观望的人士,或走或留,远遁还是近逃,对每一个身处乱世中的人来说,都处于这样的两难选择中。正在广州近郊的熊十力也彷徨不安,对国民党没有信心,但对共产党也同样心存疑虑。走还是留,对于熊十力等人而言,既是一个涉及政治理念和文化信念的公共问题,也是一个事关身家性命的个人问题。

  熊十力生性狂狷,面对蒋介石的邀请,他曾勃然大怒,“要我去看他,他是什么东西!”但在面临“去或留”这一问题上,也疑虑重重。在中国嘉德秋拍的这批写给徐复观先生的信件中,熊十力的各种想法,表现的最为突出。比如,在4月10日写给徐复观的信中,熊十力从安全问题考虑,劝徐复观不要把家眷送到台湾。即便在8月同意赴台之议,亦是想以台湾为去美国的中转:“赴台暂时可安一会,将来或谋赴美教书,不知能否?若想安于台亦不可能也。”有一次则说,若不能回乡,则赴台,其心境却是:“不如出游一番,随时随地死了算事。”

  熊十力也多次谈到,如果留下,他必须考虑面对死的可能。他在8月13日写给徐复观、牟宗三、程兆熊的信中说:“吾欲嘱艮庸买点安眠药,留在身边,万一太不堪,即作了计。”决定留下后,熊十力倒没有特别害怕,而是保持了一份内在的安定:“我就在此听天由命,亦无不可者。年已到此,拿定听天,心亦自安也。”

  2016年10月14日上午,“去与留——从熊十力信札看民国新儒家的建国理念与政治选择”研讨会于清华大学新斋举行。

“熊十力信札”研讨会在京举行,看民国新儒家那些年的去与留

  与会嘉宾合影

  会议由清华大学道德与宗教研究院副院长,儒学研究所副所长唐文明教授主持。《原道》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陈明教授,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副院长、哲学系干春松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李祥俊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陈壁生教授,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姜楠副教授,中国嘉德副总裁郭彤女士,中国嘉德古籍善本部高级业务部经理宋皓等参加了此次研讨会,就此批信札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艺术收藏价值以及与此批信札相关的话题进行了研讨。

“熊十力信札”研讨会在京举行,看民国新儒家那些年的去与留

  研讨会现场

“熊十力信札”研讨会在京举行,看民国新儒家那些年的去与留

“熊十力信札”研讨会在京举行,看民国新儒家那些年的去与留

  与会嘉宾观摩此次嘉德秋拍的熊十力信札

  在“去与留——从熊十力信札看民国新儒家的建国理念与政治选择”研讨会举行之前,与会嘉宾仔细观摩了此次上拍的20通信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此批信札均为1949年前后,熊十力与其学生之间的书信往来,书信内容讨论的重点则是在社会动荡,即将发生巨变之前的个人命运和归宿。

[责任编辑:李超]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