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海燕:丝绸和契丹的确是“中国”但和“China”无关

2016-10-11 15:02 来源:中国网  我有话说
2016-10-11 15:02:05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利玛窦的《中国札记》暴露了马可·波罗没有来过“中国”。

  一,中国和“前中国”

  历史是挖出来的,不是编出来的,由于考古的不断发现,“商”进入了“信史时代”,“中国”被不断地上溯、提前。

  “中国”成为具有近代国家概念的正式名称,始于“中华民国”,简称“中国”。之前,叫“大清”、“大唐”等等。  

  苏秉琦曾提出“满天星斗说”,他认为我国数以千计的新石器遗址可以分为六大板块,一是以仰韶文化为代表的中原文化;二是以泰山地区大汶口文化为代表不同于仰韶文化红陶的黑陶文化;三是巴蜀文化和楚文化;四是长江下游地区浙江余姚的河姆渡文化为代表;五是从江西的鄱阳湖到广东的珠江三角洲;六是内蒙古赤峰的红山文化和甘肃的大河湾文化为代表。各种文化的交融、汇流形成“前中国”文化多元共生的壮丽篇章。在那个“‘满天星斗’的时代,邦国林立是那个时代最显著的特征。有的学者将其称为‘古国时代’或‘邦国时代’,有的则借用欧美学界的话语系统,将其称为‘酋邦时代’”(注: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许宏研究员语)。 

  那么,信史时代以前的“前中国”和信史时代以后的“中国”是怎么被外界称呼,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是怎么样的呢?

  一句话概括:总说纷纭。其中,学术界有争议。社会上也有不少无稽之谈以讹传讹。

  在英语里中国的译名是China,但对于China这一名称的来源和词义,在学术界一直众说纷纭,目前经常见到的几种说法是:“瓷”“秦”“茶”“丝”“粳”“狼”和来自苗语等。

  二,《圣经》和美国词典中的“China”是“大秦”

  1,《圣经》

  《圣经》被称之为人类共同的经典和西方世界共同的指南。《圣经》是怎么理解和称呼“china ”中国的呢?

  《圣经》中不但提到过中国,还对中国有多处预言,只不过当时是以秦国代称中国。秦人就是中国人。”(注:胡振东 China考源与圣经预言的中国 《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2,英美词源词典的“China”中国是“秦”

  要知道英语的“China”是怎么来的,应该查查英美词源词典,看看他们为什么称中国为China。美国1987年出版的由Robert Hendrickson编写的《英语字词小百科》(The Facts on File Encyc Iopedia of word aud Phrase Origins)对“China”是解释有一大段,英文的大意是:“China”并不是这个国家的名称,把中国称作China是个误会。当时在波斯的古罗马人问中国商人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中国人以外交方式用当时的朝代回答,说是从“秦”来的。而这个国家叫中国,即“中部王国”或“中部国家”。很简单:证明“China”不是“昌南”和“瓷器”(注:参见汤景根 China并非于“昌南”江西社会科学1993年03期)。

  3,《美国遗产大词典》China是“秦”的译音

  《美国遗产大词典》的解释是,China一词与公元前三世纪的秦朝有关,China是秦国的“秦”的译音,这一观点首先是罗马传教士卫匡国(MartiniMartin)在1655年最早提出来的。

  “英语中China一词确是‘秦’字音译而后演变的结果”(注:梁志坚 “China”一词的由来《中国科技术语》2008年第2期)。

  4,对“中国”是“秦”的异议

  刘镇清先生也认为“中国之名扬西方及中亚地区,实起源于春秋时期秦国称霸西戎,而非秦王朝的建立”。

  但是,当时中国还是以周为正宗,犬戎逼周平王东迁,势力比宗周和秦都强大。秦护送平王东迁有功,被平王封为诸侯,赐以西岐偏僻之地,只能证明秦是刚刚晋升诸侯之列,的新贵,其地位还远远不能与那些强大的老诸侯国相比。秦尊不如宗周,强不如犬戎,大不如其他诸侯国,以一个流亡者的卑微身份,不可能名扬海外。而且,成书于公元前 8 世纪至 7 世纪的《旧约.以赛亚书》中,就有“看哪!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 Cina(有“希尼”与“秦”等译名)国来”之语。而这时,中国还没有秦国,又哪来的“秦”的名称呢?比秦国早的外国文献,还有公元前 5 到 4 世纪的波斯赞美弗尔瓦丁神的诗,其中曾出现过 Cina 字样。公元前 4 世纪的古印度·乔胝厘耶的《政事论》中,也曾提到过“产生在Cina 的成捆的丝”。因此,“China”源于“秦”的论断是站不住脚跟的(注:唐云福“中国”英汉词源考《中国科技信息》2003年第23期。

  三,China几种不能成立的说法

  1,源于“茶”说不能成立

  茶原产于中国,早在唐代国内兴起饮茶之风时,便先后从不同的途径开始慢慢走向世界。“茶文化在唐代有迅猛的发展,其普及与当时的经济、政治、文化有密切的关系”(注:许利嘉等《再论茶文化的起源、发展与功能定位》《中国现代中药》2012年10期)。在唐代从阿拉伯来的商船,海员们视中国茶为灵丹妙药,可防病健身,因此把茶带进波斯而扩至地中海。“明代以前的中国茶文化在中国,饮茶习俗得到普及是唐代(618~907年)的事。唐代的陆羽(733?~803年)写了一部中国最早的茶叶著作——《茶经》,其中记载了当时关于茶的全部知识”(注:布目潮沨、王建中国茶文化的复兴《农业考古》1993年02期)。明神宗万历年间(1 6 1 0年),有荷兰人首次批量从我国把茶叶运到爪哇转运至西欧。正像中国瓷器广受青睐一样,这种具有浓郁的东方色彩的饮料从王公贵族开始而风靡全国。明末崇祯时期(1 6 3 5 年),英国的东印度公司开始直接在我国福建、广东大量采购茶叶供国内消费外,还转运到殖民地获利。“茶文化在唐朝的最终形成和发展是它在历史上重要地位和意义的奠基石,茶文化的兴盛成功的将我国茶文明传递给后人和传扬到世界”(注:郭丽芳论中国唐朝时期的茶文化《剑南文学》2012年02期)。按这样的历史事实,中国茶叶运销西方是在 17 世纪中叶才出现旺势,那时早已有 China中国的称谓出现。因此,C h i n a 源于“茶”之说不能成立。,

  2,中国是“瓷器”最荒谬,以讹传讹流传最广

  从时间上来看,景德镇的陶瓷海外销售于晚唐,宋元时代为发展期,明代郑和下西洋时期始为鼎盛时代。

  秦朝建立于公元前221年。“Cina”一词在印度梵文中的出现的最迟时间也在公元前5世纪,中国茶叶的出口也要晚于这一时期。由此可见,印度梵文中的“Cina”和中国的“茶”、景德镇的“瓷”及中国秦国的“秦”并无关系。

  其中中国是“瓷器”、是明清“昌南”一说最荒谬,以讹传讹流传最广。

  中国瓷器在唐代中期开始“在宋、元时代,随着中国瓷器生产和贸易的飞跃发展,‘海上丝绸之路’也逐步拓展为航程更远、船舶更先进、影响更大的"海上瓷器之路",直到明代郑和下西洋时期达到鼎盛状态”(注:何志标、吕锡鹏《中国瓷器外销与“海上瓷器之路”发展的历史轨迹》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2年05期)。

  “中国瓷器的外销,始于晚唐,成熟、发展于宋代。宋代瓷器外销所以致盛,是因为宋代农、工、商业经济的发展,为瓷业繁荣提供了物质前提,而社会生活尚瓷与饮茶之风,也促进了瓷业的兴旺和竞争机制的产生、制瓷技术的加强,以致瓷业产品既多且美”(注:戴鸿文《论宋代瓷器外销的历史条件》辽宁大学学报1994年05期)。中国和瓷器无关,中国不是瓷器:因为瓷器出现的时间太晚。

  3,“Cina”源于“狼”不可能

  有一种说法蒙古语“狼”音译为“C h i n a ”有学者曾考证“Cina”源于戎狄(匈奴的前身)语的“狼”的音译“赤那”。但事实是中国叫“CHINA”的时候,蒙古族都根本还没出现。另外现代的蒙古语和古代匈奴或者戎狄语大相径庭,从语言学上分析也不可能。

  4,源于“长安”之说是无厘头搞笑版

  某些“百科”公然宣称China中国是长安,并分七段大篇幅描写,误人子弟、误国误民,属于无知者无畏,学术界没有China中国是长安的说法,提醒读者小心“百科”的误导。

  四,几种较科学的说法

  1,源于中国南方的“粳”之说

  民俗学家林河先生认为,梵文中的 Cina指的就是中国南方的粳稻民族,人类学家林和先生从基因的角度,论证了印度东部的阿萨姆邦等地区住有中国南方的自称为 Cina(粳)的粳稻民族,印度人就是依照粳民族的语言称他们为C i n a (粳)了。

  重庆师范大学黄中模教授对于“cina”的考证认为,“支那”可能为古苗语。古印度通过南丝绸之路与三苗文化盛行的中国南方关系密切,史诗里的“支那”也是泛指古中国,这也是三苗文化在异域的表现。

  无论哪种说法,对China词源由印度梵文而来,学术界并无异议。

  2,信史时代中国的确是“丝国”

  有关赛里斯国的丝绸在西方的许多文献中多有记载,希腊史学家克特西亚斯(Ctesias)远在公元前四世纪就提到的赛里斯国(Serica)。再如《希腊拉丁作家远东古文献辑录》([法]戈岱司编耿昇译《中华书局》1987年)中,从公元前四世纪到公元十四世纪期间九十多部希腊文和拉丁文著作中有许多关于塞里斯国的记述。Seres丝国也称塞里斯,意指“中国”,古希腊和罗马对中国西北地区及其居民的称呼,意思是“丝的”或者“丝来的地方”。

  长久以来,华夏一直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织造轻柔美丽丝绸的国家。汉代通过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向世界各国大量输出丝绸。西方史书记载,古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凯撒大帝穿着中国丝绸袍子去看戏,引起了剧场的轰动,被认为是空前豪华的衣裳。

  近现代的China(中国)在许多历史文献的记述里,那个生产丝绸、贩卖丝绸的赛里斯国(Serica)代表的并不是同一个概念,但“中国”的“丝绸”影响巨大,在信史时代里的确有许多国家认为中国是“丝国”Seres也称塞里斯。

  3,“China”词源于印度“支那”意“智巧”

  英文中国“China”的使用始于1912年。据柳无忌先生完稿于1968年、出版于1972年的英文本《苏曼殊传》(注:三联书店1992年3月第1版)所记,早在本世纪初,精通古梵文、编著过《梵文典》的曼殊大师在阅读古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时,便弄清了“支那”一词在梵文中的意思是“智巧”。因为印度人羡慕中国商朝繁荣昌盛的文化而首先给予中国这个称号,时间大约相当于公元前1400年著名的印度王婆罗多统治的时期。据考证,“支那”一词确也最早出现在古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两部典籍里。公元前4世纪的古印度乔胝厘耶的《政事论》中“Cina”也有出现;“Cina”在公元前5到4世纪的波斯赞美弗尔瓦丁神的诗中也出现过;《旧约全书》中也有关于“Sinoa”的记述。

  由印度梵文记录中国的“Cina”而衍生出的英文是“China”,波斯文是“Chin”,阿拉伯文是“Sina”,拉丁文是“Sinae,” 法文是“Chine”,德文是 “China”,意大利文是“Cina”。

  “支那”一词音译,是古印度梵文“cina”,在唐宋时也译作脂那、至那、震旦、振旦、真丹等。后来,西方各国流行的对中国的称谓“China”,实由此演化而来。这一名词在戊戌至辛亥时期的中国却曾作为时髦的新名词一度流行。不少进步青年和爱国志士,都曾乐于以此词来称呼自己的祖国。了解“支那”一词的由来及其在近代中国的使用与消亡.对于今天的国人认识那个从屈辱到奋起的时代,或许不无微益(注:黄兴涛《文史知识》)。

  4,“契丹”的描写暴露了马可·波罗没来过中国

  Китай俄语,直译就是“契丹”。在中世纪从中亚直到西欧,“契丹”一直是对中国的一个通称,“契丹人自从建国以后,即利用和发挥了历史上比较宽泛的"中国"概念,根据自己的需要,在不同时期取"中国"一词的不同涵义而自称"中国",形成了他们的"中国"认同观念”(注:赵永春、张喜丰契丹的“中国”认同《俄语学习》2012年06期)。契丹的影响巨大曾横跨欧亚,其疆域东自大海,西至流沙,南越长城,北绝大漠。

  契丹族建立的辽朝在中国历史上长达200 余年,12 世纪,律大石率领辽国残部西进中亚、西亚,以至于亚欧大陆中西部国家只知道契丹不知道偏安江南的宋朝。“契丹名声远播,因此,尽管它早已从历史舞台上消失,国外和国内有些民族的语言却至今仍把中国或汉人叫做‘契丹’”(注:张正明契丹族《历史教学》1982年04期)。

  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在《马可·波罗游记》中将元朝称“契丹”。这也是马可波罗没有亲自到过“中国”证据。

  欧洲人既仰慕马可·波罗介绍的契丹,却不知其究竟在何处,当然也不明白契丹与中国的关系。

  拉达是西班牙地理学家,他是认为契丹即中国的欧洲第一人,他在介绍中国地理的报告中说: 我们通常称之为中国的国家,曾被马可·波罗称为契丹王国。

  真正使欧洲人为中国给定统一专名的是意大利人利玛窦,他是通过其著述《中国札记》向西方世界公布的。他在1605年寄给意大利的信函中断定: 现在无疑可以肯定中国就是马可·波罗的“契丹”。

  欧洲人大多对利玛窦的这些新见持怀疑态度,教会特派遣葡萄牙人鄂本笃考察入华路线,他证实了利玛窦的发现,说“契丹确为支那,无可疑也”。

  蒙古语历史上称中国北方为契丹“Китай”

  从词源上讲来自蒙古语“乞塔”( Kitat、kidat 或 hitat) ,原来专指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契丹,这一词义因 13 世纪蒙古的西征逐步扩大,泛指中国(注:参见 陈训明.莫斯科中国城与伊凡雷帝的母亲[J]. 俄罗斯文艺,2005 ( 4) ;孙进己,孙泓. 契丹民族史 [M].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5,“粟”在梵语中为“Cina-ka”即“中国”之意

  在晚唐以前,西方“国家”是怎么称呼和“了解”东亚“中国”的呢?该案是:谷子(小米)。

  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东部兴隆沟聚落遗址,1500多粒炭化植物种子这一考古发现证明,我国乃至世界上发现了最早的小米遗存,不论是年代还是种属鉴定都确定无误,“小米起源于中国”,这一观点如同“中华文明延续5000年”一样重要。

  稷的本义为稷谷,稷为百谷之长,因此帝王奉稷为谷神:社稷(指国家):由此,也能看出黍粟在中国古代的地位,它是和江山社稷联系在一起的。“粟”在梵语中叫“Cina-ka”即“中国”之意,印地语称“Chena”或“Cheen",孟加拉语称“Cheena”,古吉拉特语称“Chino”,都只是语种上的拼音不同。这些语言学方面留下的痕迹,证明了当地文化与中国外传粟的某些联系,也说明传统文化中的粟符号具有世界意义。

  事实上,中国的“粟”已经通过史前的“玉石之路”南下和西传至古印度,“粟”是外界对“中国”的最早了解。

  考古人员在哈萨克斯坦东部地区发现了距今4500年前的黍子,也就是说黍传播到中亚地区之后,继续向西传播到了高加索地区和欧洲。而另一方面,粟则从中国北方向南传播,最迟在距今4000年时便于泰国和印度的遗址中被发现(中国社科院赵志军研究员语)。

  距今8000年前,粟作农业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此后,旱作农业技术逐渐向西、向南传播,大约与此同时,粟向南传播到了东南亚山地。为其他地区的文明的形成提供了重要基础(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王巍所长语)。

[责任编辑:张晓荣]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