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频道> 要闻> 正文

四大名著适合孩子阅读吗?儿童评书讲古典还练嘴皮子

2016-10-11 10:01 来源:北京晚报  我有话说
2016-10-11 10:01:04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原标题:儿童评书讲古典还练嘴皮子

  嘉庆给孩子们说书

  “小朋友你好,感谢你关注儿童评书。今天呐,嘉庆叔叔要给你讲一个故事,名字叫《乐不思蜀》……”正在说书的这个年轻人,叫张嘉庆。身穿红色长衫的嘉庆,口齿伶俐、字正腔圆,左手折扇、右手醒木,桌子中间放着叠成四方状的白手绢。作为一个专业的评书艺人,他所面对的不再是茶馆里端坐的老听众,而是活泼好动的少年儿童。

  9月底,有北大学者指出,古典四大名著不适合儿童阅读,“三国”尔虞我诈、“水浒”打家劫舍、“红楼”容易产生诱惑、“西游”又涉及太多宗教奥义。该学者认为:“经典是成年人的经典,并不是孩子的经典。”

  天天给孩子们讲经典名著的嘉庆却不这么觉得:“四大名著确实有一些不适合儿童的细节,但咱们不能因噎废食,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不就行了?”在他看来,浅显易懂、生动有趣的儿童评书就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过滤

  让四大名著易懂易吸收

  嘉庆的儿童评书都不长,一般就10分钟左右,主讲的内容以成语故事为主,会涉及四大名著,也有其他文学经典。

  “小孩子到底适合读什么,这恐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小孩子不适合读四大名著的话,到底什么适合?格林童话适不适合?其实,原版的《白雪公主》,也有一些很血腥残忍的细节。但是,我们引进的时候,把这些细节删了,小孩子读起来就没问题。”

  嘉庆以《西游记》为例,“我们小时候看电视剧,觉得特别好看,看几十遍都没问题。”但实际上,原著里孙悟空把妖精打得四分五裂,“非常恐怖。”“其实,我们孩子接触到的连环画、电视剧、动画片等等,早就过滤了,这些不适合的细节早就看不见了。”

  嘉庆平时说儿童评书,最经常讲的就是《西游记》,“孩子们喜欢孙悟空猪八戒的故事,也熟悉,容易吸收。”而且唐僧心善慈悲、孙悟空积极向上,猪八戒幽默风趣、沙僧老实忠厚,都比较适合孩子听一听。

  “然后,偶尔会涉及一些‘三国’、‘水浒’。也是选一些武松打虎这种片段,不会有人给孩子讲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嘉庆说,儿童评书不会涉及《红楼梦》,毕竟孩子还不能理解爱情故事。“我觉得如果连武松打虎这样的故事也不能讲,是不是把孩子呵护得太过了。咱们小时候,奶奶说‘晚上别出门啊,出门有大灰狼,吃了你’,是不是也不合适?”

  嘉庆觉得,现在的家长都是小时候在经典名著中耳濡目染、渐渐长大的,自然会对儿童读物有判断和取舍,“不用再刻意加以限制。”

  变化

  传统艺人靠撕他靠加减法

  嘉庆旗帜鲜明支持儿童吸收经典名著。至于如何吸收,作为一个曲艺爱好者和从业者,他动了不少脑筋。

  评书,有传说最早起源于东周时期,周庄王是评书祖师爷。不过形成我们现在所看见的评书艺术,应是在清代。一个艺人、一把椅子、一张方桌,醒木、折扇、手绢,口若悬河之间,满是刀光剑影、神鬼传奇。

  “传统评书的安身立命之本是要靠一个长故事,不断吸引人们来听,来维持说书先生的生计。”以前说书的老先生,很讲究“撕”的能力,就是把一个长篇故事分割成很多段,每一段都留个“扣子”,也就是悬念。常常,正说到精彩之处,就留下“扣子”——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但跟孩子们这么说显然不行,“孩子根本坐不住啊。”首先得做减法。于是,嘉庆的儿童评书,都精简成10分钟左右的小段。虽然腔调还是有十足的说书先生做派,用词却力求浅显易懂。

  其次,得会做加法。“即便这样,要吸引孩子们的注意也不容易,现在孩子们懂的东西太多了。”于是,嘉庆开始在传统故事后做延展,激发孩子们的求知欲。比如说到“乐不思蜀”,一般都会详述刘禅安心享乐、不思复国,说他是“扶不起的阿斗”。而嘉庆在讲完传统故事后,又做了延伸:刘禅之所以对司马昭说不想回蜀国,是被软禁后的无奈自保。刘禅想麻痹司马昭,让他错以为自己‘乐不思蜀’。“不然,司马昭肯定会对刘禅动杀心。刘禅也就是没等到复国的机会,不然‘乐不思蜀’可能跟‘卧薪尝胆’是差不多的意思。”

  这个观点此前已经被一些学者、专家讨论过,虽然没法验证,但也是一种史学观点。

  “孩子们很多都知道‘乐不思蜀’的意思,但延伸后的这个观点他们却不一定知道。所以,我说完这段,就启发他们‘听了上面的故事你想到了什么呢,赶紧跟你的爸爸妈妈聊聊吧。’”

  说完评书,嘉庆还加了枚“彩蛋”——说文解字,把评书中的某一个字拿出来解读。“乐不思蜀”的“乐”字,嘉庆就从甲骨文开始细细说起,“乐字甲骨文,上面这两部分合起来就是丝弦,下面这部分是木头,代表是琴枕。最早,乐字就是和着演奏来唱歌,是愉快的意思。由此呢,它也有另一个音,就是演奏音乐的‘乐’。”

  讲授

  鼓励孩子更好地表达自己

  启发孩子的表达欲望,进而通过评书加强孩子的语言能力训练,是嘉庆进阶版儿童评书的目的。“先让孩子们喜欢听,然后慢慢教他们说。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怎么让他们很好地表达出来,我就想尝试一下用评书的形式。”

  嘉庆跟北京晚报记者分享了一个小故事,这是启发他做儿童评书的诱因。

  “大概是7年前,有个8岁孩子的妈妈找到我,说孩子说话语速太快,根本听不清楚说什么,希望我教教他。我那时候,自己也没孩子,也没教过孩子,完全是一头雾水。问了问孩子后,才知道,原来是他上课回答问题时,老师不太满意,就导致他害怕回答问题,每次回答都越说越快,直到老师烦了,不再找他回答问题。从此,孩子不但上课说话快,平时说话也极快,快到连最熟悉他的父母都不知道意思。我就尝试着,教给孩子一个10句话的小故事。花了一个小时时间,掰开了揉碎了给孩子讲。最后,孩子向妈妈展示了‘教学成果’,慢慢悠悠清清楚楚,这10句话的故事还没说完,妈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等后来自己有了孩子,嘉庆发现:“现在的小孩儿,不是不想表达,他们很有表达欲望,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于是,他想到了把儿童评书进化成“儿童有效语言表达”教学。

  跟市面上的“小主持人班、小播音员班”不同,嘉庆没要求孩子们要毕恭毕敬,也不讲“三腔共鸣”、“打开横膈膜”这样的专业术语。甚至连学讲故事,孩子们都可以自由发挥。

  “我自己在说评书的时候,也会发挥一小段,有些是有来源的,有些是我自己创作的。孩子们有时候就会戳穿我说‘嘉庆叔叔这段是编的’,我反而很开心,我也启发他们自由发挥。”

  给孩子们讲“狐假虎威”,有的孩子问“我能先把林子里有哪些动物都说一说吗”,有的孩子又打算“狐狸最后得逞了,把老虎吓走,最后真的当了百兽之王,可不可以啊”。

  “我一般都不拦着,鼓励孩子们说,有什么想法,跟家长多交流。听了我的评书之后,孩子能自如表达,我就达到目的了。”

  从2016年初,嘉庆开始实践他的“儿童有效语言表达”。8月,他做了一次汇报演出,孩子们说,家长们听,比茶馆里说书还热闹。“给孩子讲古典故事,教孩子说话,这是一件小事。不过,未来,孩子做任何工作都会用到语言表达,这样说来,表达也是一件大事。”

  本报记者 孙毅 D175

[责任编辑:张晓荣]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